热点文章
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里,为自由而奋战为自由死的人,极为稀罕极为稀少。中国传统文化的致命弱点是集体主义。因此,三十年前天安门广场涌现成群的人为自由为人权为尊严而抗争,其精神价值与历史价值,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杨建利博士对美国政府的支持表示感谢,他说如果在中共这个世界最大人权侵害者继续践踏人民的自由的时候,美国继续施行过去40年错误的对华绥靖政策,会使美国失去道德立场同时为世界范围的人权侵害提供掩盖和正当性。他同时报告,中国人权组织正推动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对帮助中共建立全民监视系统的美国和中国公司实施制裁。

今晚,我们再次相聚,缅怀那些在天安门广场逝去的兄弟姐妹们,赞美他们的勇气,他们向世界表明,中国人民对自由和正义的渴望超越了一切世俗的利益。我们在此重申,无论过去了多少天或几十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牺牲。我们永远无法偿还我们欠这些英雄和他们的家庭以及天安门母亲的。

在6月3日下午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某著名国际媒体的记者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提问有关坦克人的身世和六四后的遭遇,耿爽回答说:“你说的这些情况我并不掌握,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波,中国政府早已有了明确的结论。” 他又说:“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充分证明我们选的发展道路时完全正确的。”

会议结束后,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的采访,他说:“公民力量一直致力于建设与中国直接相关的各民族、各宗教、各地域的群体的交流和团结共同行动平台,为此我们已经举办了13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

今天下午两点钟,第十一届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在日内瓦的联合国总部第十四会议厅开幕。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在开幕式上发表题为“挫败中国特色的法西斯主义,实现我们所有人的自由”(Defeat the Fasc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Ensure Freedom for Us All)的演讲。

【主题】棉花:每根纤维都充满谎言 ---新疆棉纺/服装行业的强迫劳动污染了全球供应链

在共党专制下,其官方媒体上的任何文章、作品,都不是作家、文人自己思想意志的独立表达,而是充当专制当局的一个麦克风、传声筒而已。看来老舍是清醒的,但可惜此时才醒悟太迟了。

法律是守护社会底线的最后一条防线,媒体则是观察、监督和预警社会机制走向堕落的重要屏障。作为一个媒体的公众大号,如果你的内心已经彻底走向了良知的反面,去极尽全力为邪恶和罪恶涂脂抹粉、化妆打扮、混淆视听的时候,那么你最终得到的,也只能是为人不齿、万众吐弃的结局。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与美国政治学者Aaron Rhodes就香港连续发表文章,分析各方力量的算计和博弈,向香港的抗议者献计献策,并向美国政府和国会提供建言。 他们的第四篇文章,题为“香港:和平的坚持”,今天下午刚刚发表在美国杂志《国会山》(The Hill)。 如下是链接。

在中共政权极力调动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挑逗内地人仇视香港人的时候,两地年轻人这样公开真情的交流弥足珍贵。为了让国际社会了解真情,公民力量团队把这两封公开信翻译成英文,以公民力量英文简报的形式发表。议报在此发表简报,以飨读者,也期待读者广泛传播。

此前,习给人的印象是,只要在中国范围内的事情,无不按其旨意行事,而他迟迟摆不平香港抗议,会被舆论解读成其权威折戟香港的政治含义。这是习从内心里接受不了的,极权社会,领袖的权威是极重要的,否则在政治斗争中会形成“破窗效应”,极权政体有可能解体。

器具文明只是技术文明、硬件文明,不能等于更不能代替思想理念文明。19世纪下半页,特别是最后二三十年里,满清就已强调要学习西方技术,但就是不想学习西方的思想理念包括文化制度,此后一百多年间,由于种种缘故,直到今日,我们还是只想要西方的技术,不想学习他们的思想理念和先进制度。现在的中美贸易战其实也是一个例证。

人民币贬值,货币操控还是无奈之举?除寄望美国明年大选,北京有无能力平息两国贸易对峙?香港问题恰逢中共建政70年,武力镇压底牌之外,习近平已束手无策? 嘉宾:杨建利@yangjianli001 谢田,吴祚来@wuzuolai 主持:何平

8月5日,香港在这一天爆发了史无前例的罢工和示威活动,以香港年轻人为主的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香港金钟车站附近的立法会大楼周围。这一事件构成了当天香港抗议者的主体,它与国际媒体报道中通常出现的暴力冲突画面,以及香港和北京的统治对游行示威的抹黑描述完全不同。

今天,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与政治学者Aaron Rhodes在美国著名杂志The American Interest上发表文章,对香港政治局势、习近平可能的举动、香港市民的策略选择进行分析,并对美国及国际社会应采取的立场和行动提供建言。《议报》转载此文以飨读者。

现在建设水库大坝的防洪抗旱功能没有人提了,最要紧的是“确保水库(大坝)安全度汛”。建设水库大坝工程前的许诺,好像都忘在脑后了。人们不禁要问:建造这些水库大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是制造一些病险水库大坝让人担惊受怕的?是制造一些病险水库大坝让人多花一些冤枉钱的?是制造一些水库大坝来确保它们本身的安全度汛?

其实,香港问题的根本问题在于民主与专制的对立,其内质矛盾不可调和,即两种政治制度的极不相容性。对此,本作者早在 1998年发表于《民主论坛》的《"一国两制"的悲哀》一文中就谈到:一国两制,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吃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

垃圾分类是世界环保运动中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成果,这项措施不是来自顶层设计,而是来自草根,来自民众,特别是来自中小学生。垃圾如何分类也来自民众,一些最最普通的老百姓,他们对垃圾分类的认识,他们决定了对垃圾的分类。所以,垃圾分类对于参与了决策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不是高考数学的大题,而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题目。

特别提请三峡水库区涪陵与开县的老百姓注意,一大部分居民是居住在三峡水库正常蓄水线海拔175米以下的地区,是依靠河堤阻挡库水的。当初这些居民是应该搬迁的,但是为了减少三峡移民数字和费用,才让您们留在那里。如果您们家中的主要劳力已经在上海、北京、广东等地打工,家中只留老人、小孩,希望能让家中老人与小孩搬离那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