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目前世界许多国家尚处于疫情的高峰期,而中共当局已经开始庆祝“抗疫”成功,面对着如此惨重的生命代价、精神折磨和紧接而来经济困顿,目前应该做的不是庆祝“胜利”而是追责,为此,《议报》进行以追责为主题的有奖征文活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席记者会,当被问到脱贫任务时,他坦言,中国人口众多,人均年收入约人民币3万元,但还是有6亿人每月收入仅人民币1000元,这样的收入很难在中等城市租到房子,考量到今年碰上疫情,现阶段还是会优先保障民生。

在中国强行推动港版国安法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5月27日)发表声明,宣布认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无依据继续享有美国之前一直给予香港的法律待遇。

在周三公布的一份23页的判决中,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霍尔姆斯法官(Heather Holmes)就引渡案的双重犯罪指控作出裁定,认定孟晚舟的行为在她被捕时在加拿大和美国均属于犯罪,从而推动该案将进入下一阶段。

5月22日开幕的中国人大将审议有关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议案。《国安法》将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以及外部势力干预。《基本法》23条部分内容,不需要经过香港立法会审议,直接放在《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实施。

蔡英文星期三(5月20日)在第二任期的总统就职典礼上说:“我们不会接受北京当局以‘一国两制’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的现状,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原则。” 蔡英文强烈拒绝中国的一国两制,这可能预示着两岸关系会进一步恶化。

中国武汉的这场人禍瘟疫,又还引发出了一场严重的“次生灾害”,从而形成了一场“灾害链”,使广大民众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当中共在庆祝“战胜”的时刻,不仅老百姓生离死别的原生灾难不应忘记,由此引发的抓人、囚禁、侮辱、各种侵权等次生灾害也不能忘记。

香港和民主国家基于保障思想、良心和言论自由,只针对已达着手实施并具有重大公共危险的行为进行制裁,一旦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则所有的泛民主派人士都可能成为叛乱犯;港版国安法还存在着溯及既往秋后算帐的问题,会造成选择性执法的空间。

公民力量将在“六四”三十一周年纪念期间完成重头研究报告“大国战疫 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该报告目前已进入最后编辑、校对、排版阶段,近日将由公民力量属下的《公民社》以出版发行电子版的方式正式推出。

中方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驻华办事处通报,2020年1月12日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与世卫组织分享,并且每天发布最新数据, 但是问题在于:中方通报的疫情信息是否及时、准确、透明? 根据世卫条款,可以说国家卫健委乃至整个中央政府主导了要隐瞒疫情的决定。

在我三十年在美生活经验里,没有遇到像目前这样分裂对立的美国两党政治。以往无论是什么议题,“多数”均有两党构成。虽然在某个议题上的多数派里,一个党占的人数多一些,另一党少一些,但多数总是跨党派的,这种景象已几乎不再。

作者认为,邱毅先生最善揣摩来自北京中南海的“上意”。親自指挥货車冲撞高雄法院,最后被判刑一年二个月。而邱毅据此把自已包裝成“政治犯”借此自抬身价,成了中共“大外宣”平台上的首席座上宾,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中国拥有世界第一流的疾控体系,还拥有因抗击萨斯疫情而获得丰富实战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公共卫生专家,再加上因萨斯事件而对类似疫情格外敏感并知道该如何反应的大小官员以及普通民众,中国本来最有能力防治萨斯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公民社是公民力量创办的出版社,近些年出版了若干有影响力的图书。这些书籍有纸版也有电子版。有出书需求的作者可以联系公民力量,或由议报代转。本文是公民社近期出版的图书介绍。

大陆的自由知识分子谈自由民主宪政,这是第三位。之前还有张千帆教授和学者笑蜀的回答。自由知识分子尽管在具体的制度设计上略有不同意见,但是在追求法治、民族、自由、人权这些基本价值观上是完全一致的。

北京学者张杰:“即使在文革时期,香港都是维持中共底线的一个重要的离港,对外贸易的一个窗口。一旦中国失去了香港,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可能是致命性的。对于香港个人以及中资银行的制裁将是对整个中国经济应该是毁灭性的。”

只会伏地跪拜权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隶的民族。中国人有能力、有权利追究政府和执政者的责任。爆发于2020年初的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造成人类惨重损失,中国政府对于此次疫情的大肆传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其中习近平是第一责任人。

美国是世界民主的旗帜,当然要最强烈地诬蔑它反对它。制造一个罪大恶极的假想敌,诬赖它仇恨我国人民,要进犯我国,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本国民众的危机意识和仇恨心。人民为了对付这个最恐怖的国家,就会抱紧本国权威的大腿。

本次两会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在疫情期间如何面对日趋严重的经济局面,会出台何种提振经济的新举措,但使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会要审议香港“国安法”草案,这大出意外,因为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

这么大一场灾难,必须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这既是为了给受害者讨回公道,也是为了保障社会安全。当然,根据危害对象的不同,可以分为国内责任和国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