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2020年7月1日,公民力量正式推出10万言的研究报告:《大国战疫 号外—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该报告揭示许多重要的真相,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结论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是这场本来可以避免的大灾难的主要责任人。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集团多名高层人员被警方以《国安法》及其他罪行为由拘捕,数以百计警员到《苹果日报》大楼封锁搜查,企图以威吓手段侵害新闻自由,制造白色恐怖,《苹果日报》感到极度愤怒,并予以最强烈谴责。

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札(Alex Azar)率访问团9日搭乘美国空军C-40B行政专机抵台。阿札一行人预计在台湾停留四天,周一上午将与台湾总统蔡英文会面。阿札也是自1979年以来,美国内阁访问台湾层级最高的官员。

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在国务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扩大美国的“干净网络”倡议,以确保美国的网络不受到中国共产党政府的影响。这些新的努力集中在五个领域:干净运营商、干净商店、干净应用、干净云储存以及干净电缆。

济南市历下区法院上周透过视像向身在看守所的于新永宣判,裁定他“寻衅滋事”罪成,判刑四年半。根据判决书,于新永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并长期参与所谓“维权活动”。于新永只是协助弱势群体维护权益,监督政府是否依法行政,没有个人诉求。

新冠病毒为中国当局拘留异见者提供了一个新借口。即决隔离已成为压制异见人士的最新方法,通常是强加于像王全璋这样已经过一个隔离期的刑满释放者。这是中国用逮捕、拘留和更严厉的互联网控制来镇压活动分子的更广泛运动的一部分。

李克强说中国有六亿人每个月收入只有一千元(人民币)左右,这是实情。他没有提及的是那百分之五人口的收入或财富,即中国的贫富差距到底是怎样的。美国全部议员、最高法院大法官和政府所有内阁部长的财富总和还不及中国”两会”最富有的十八位代表的财富之和。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著名流行病学专家哈维.里施(Harvey Risch)教授点出羟氯喹已经成为一款“政治药物”,许多一线医生因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病而成为打击目标。他估计如果开放库存的羟氯喹让一线医生使用,将能挽救7.5万到10万条美国人的生命。

美中之争是自由与极权专制的决战,中共当局的利益是与广大中国民众的利益背道而驰的,中共铁了心要称霸世界,要消灭一切民主制度而将共产极权专制推向全球。特朗普政府摈弃来几十年来民主自由世界对中共姑息、绥靖的错误政策,这是其伟大之处。

一个私人官司对于海外民运为何不能走向成功提供了些许原因。1,处处猜忌如何带领整个民运走向团结?2,私人生活上不负责任何以能对公众负责?3,所有的民运领袖的性格中都不缺乏坚定和勇敢,但是很可能缺乏诚实、负责、反思和宽容。

工宣队是一群没有文化的工人大老粗,根据中共批斗知识分子的命令批斗大学教授还逼死人命。同时在学生眼中,这群大老粗并非对知识分子大开杀戒的暴民,反而有朴实的一面。

山东省将在 2020年拆掉14000多个村落,将农民集中到新型社区楼房居住。这个“合村并居”运动并没有在齐鲁大地绘制出一幅“美丽乡村”的画卷,反而上演了众多血淋淋的暴力拆迁的场面。城镇化在全世界都是大势所趋,为什么在中国总伴随着血淋淋的掠夺?

中共与国民党为争夺联合国的席位,都极力想把日本拉来成为自己的邦交国,在外交上孤立对方。因此台湾与大陆都不愿为了这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而妨碍了自己的“外交战略利益”。于是日本人坐收“渔利”,就这样控制了钓鱼岛。

新加坡的政治有威权主义特性,却人们时常忽略了其民主主义的一面。新加坡的民主虽不完善,但其民主的一面是真实的、有力的、得到制度和法治保障的。而且,新加坡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正是由于其保有了一定的民主政治成份。

8月10日早上,香港警方以“涉嫌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等罪名,高调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多名壹传媒高层共10人,并突击搜查壹传媒总部。在国际压力下背部人员获释,而香港市民则热捧壹传媒股票。

太平洋战争前,美日从生意伙伴逐步升级成为敌人。美国多次发表声明不想与日本为敌,但是随着日本对亚洲的侵略逐渐加深,美国对日本的经济疏离乃至经济制裁越来越严重,并且越来越附加政治条件,当发展到对日石油禁运时,日本“被迫”发起了战争。

川普总统7月6日晚发布两项重磅行政命令,禁止美国管辖下的个人或公司与拥有微信的中国公司腾讯进行“任何交易”,该命令将在45天后生效。另一项是要求Tiktok(抖音国际版)必须在45天内完成出售交易。

8月7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宣布,美国决定制裁11名香港和中国官员,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姆努钦称,林郑月娥被制裁的原因是,"她在执行北京压迫自由和民主程序上有直接责任"。林郑从港人到港官再到港奸,下场将比白克力更惨。

中南海的各种对策朝令夕改,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策略,一会儿要战斗到底,一会儿要合作,一会儿不惜一切代价,一会儿量力而行。各种举措相互矛盾,各种宣传自抽耳光,毫无章法。这些自相矛盾政策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中南海内部势力博弈的结果。

王沪宁本是一位有才华的政治学者,他为江泽民、胡锦涛打造了后极权主义时代的政治理论,奠定了自己帝王师的地位。但习近平时代是向极权主义回归的时代,王沪宁将自己与习近平红色帝国捆绑在一起,陈伯达的命运正在不远将来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