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非洲“兔死”为何神州“狐悲”?

2011年1月中旬—向经济表面“繁荣”,社会似乎很“和谐”而“稳定”的突尼斯,由于一个卖水果的青年大学生,受到警察粗暴执法的侮辱愤而自焚身死,于是—群又一群“不明真象”的群众在全国展开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警察无法控制局面,而突尼斯“人民的军队”又不像我们伟大的解放军那样“忠于革命忠于党”,他们拒绝向人民开枪。于是最终导至已赖在台上统治突尼斯长达23年的本. 阿里总统只好苍黄“辞庙”流亡国外。此事立即成为世界的头条新闻。有人形象地称之为“—个水果摊掀翻了一个政权”,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不过世界上的许多事物都常常是因偶然的意外,最终导至必然的结果。—个大学生的自焚导至本. 阿里独裁政府的更迭,就是这种“偶然”与“必然”的例证。因为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因此这次政权更迭也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成了“敏感词”

非洲的茉莉花,似乎又与意大利的多米诺骨牌结上了缘。紧接着在埃及因为金属、粮食、油的价格的不断上升,更加年轻人大量失业,终于在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众抗议示威,要求已统治埃及长达30余年、现年已82岁的穆巴拉克总统下台。也是在军队拒绝向民众开枪的情况下,目前穆巴拉克所领导的执政党的高层官员(包括穆巴拉克的儿子)均已集体辞职。只有穆巴拉克本人还似无“告老还乡”之意,仍对总统宝座—往情深恋恋不舍,留在台上和群众对峙着。


这些事本来发生在万里之外的非洲,和咱们中国有点“八竿于都挨不着边”的味道。可是正如—首电视连续剧里的歌曲所唱的那样“万水千山总是情”,不仅牵动了普通中国老百姓的心,更令官方感到十分紧张。


当然,首先就忙坏了我们的中宣部,如何加紧控制媒体、收紧网络,如何“正确引导”舆论,便成了当务之急、外加“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自然也要辛苦我们的网警同志,五毛同志,加强屏蔽,删帖,把那些不利于“维稳”的有害信息,“屏蔽”在中华“太平盛世”之外。坚决反击由非洲而联想到中国现实情况的种种不利于维护稳定的言论等等。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美丽香艳的茉莉花,也被无辜株连,一夜之间“茉莉花”三字成了网络上的敏感词,而惨遭“屏蔽”与“过滤”,岂不比窦娥还冤?------这一大堆破事,你说能不叫“公仆”们头痛吗?而就在兔年的正月初三,在贵州省省会贵阳市又发生了一件在官方看来肯定是不利于“维稳”的“坏事”。

贵阳的警察为何如此失态

据《美国之音》报导:贵阳的民主和人权人士糜崇标、陈西、廖双元、小王等人从大年初三开始,通过他们主办的“民权橱窗”,在市内的人民广场和黔灵公园,向市民介绍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和埃及持续了十几天的百万民众反对独裁统治,要求穆巴拉克总统下台等消息的详情,并分发从网上下载的相关新闻资料。参加宣讲的72岁的糜崇标星期二向美国之音讲述说,他们农历正月初三在人民广场,也就是民主人士所称的民权广场派发资料时,遭到国保警察抢资料、驱赶和殴打。


大年初五的上午,他们又来到黔灵公园门口散发资料,又遭到两位国保的干涉和抢资料。糜崇标报警,110警察来了以后反而跟着一块儿抢,并与人权人士发生冲撞。无奈下,糜崇标将剩下的数百份资料抛掷在人群中。 糜崇标说:我把宪法第35条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不听,大打出手。甚至口出狂言:“老子把你抓进派出所,让你死不下。我打死你”!警察如此的蛮横嚣张,引起现场群众极大的愤慨,纷纷站出来保护糜崇标等人,警察才未能把人抓走。

兔死狐悲翻新版

本来人家讲的是一些和中国相隔万里的非洲发生的事情,怎么说也没有伤害到谁的“核心利益”吧!可是贵阳警方的这种歇斯底里般的丑态,好像谁挖了他家祖坟似的,那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不禁使人想起了中国的一个成语“兔死狐悲”。此语最早见于《宋史. 李全传》,比喻因同类的不幸而感到悲伤。在民间更流传有这么一个类似童话的故事:


从前,一只兔子和一只狐狸为对付共同的敌人――猎人,彼此联盟发誓,要同生死,共患难。一天,当他们正在田野里享受大自然的美景时,不料一群猎人突然前来,一箭就射死了兔子,狐狸也险遭不测。猎人走后,狐狸就跑到兔子身旁,哀泣悲悼。这时有个老人经过那里,觉得奇怪,就问狐狸哭泣的原因。 狐狸悲哀地说:“我和兔子同样是猎人捕猎的对象。我们相约共同对敌。现在我的同盟被猎人射死,他今日的死亡,意味着我明天的死亡。我们是真正的朋友,我哪能不伤心哭泣呢?”

“实验田”绝收

所以这就叫“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看完这个故事,也就不难理解,有的人为什么那样紧张,那么愤怒,那样失态。一言以蔽之,就是同病相怜,物伤其类。因为都是属于政治体制十分落后的独裁专制“类”政权,都患有惧怕人民觉醒之“病”。尤其是突尼斯更有许多地方颇与中国大陆相似。被人戏称为“中国模式”在非洲种的一块“实验田”。总统本. 阿里长期执政,高度集权,已长达23年。经济虽有较大增长,但政治发展长期滞后,人民的民主权利和社会自由长期受到限制。政府对民众言论的箝制和对网络的控制审查,简直就是中国大陆的“克隆”版。而GDP的增长,并没给—般民众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使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而特权阶层却愈加为富不仁。再加上腐败问题也十分严重,近年更遇上经济危机,民众多年的积怨愈积愈深,被掩盖了多年的矛盾最后终于像火山一样地喷发出来,宣告了这块“中国模式”的“试验田”彻底绝收、破产。


而埃及也是—个经济有所发展,政治制度落后的国家。已经82岁的穆巴拉克赖在台上已长达30年之久,不但还死死抓住权力不放,甚至还要把他的儿子“培养”为“第二代”的“革命接班人”。而现在埃及民众抗议示威的气势与规模,都立刻会让人想起1989年北京伟大的爱国民主浪潮。故近日中国大陆几乎所有党的“喉舌”(如“央视”、《人民日报》等)都将埃及的民众抗议活动,诬为“骚乱”。同时尽量不报导,即使报导也是绝口不提抗议民众要求穆巴拉克下台,要求结束专制体制,而是大力宣传政府如何拒绝让步,并极力渲染给埃及的经济和旅游事业带来了多少多少的损失。好像他们比穆巴拉克都还着急似的。“狐悲”之情尽溢于言表。


“独裁旧制馀残梦,民主新潮道不穷”----这是笔者三年前写下的两句小诗。正好可以献给今日突尼斯与埃及的民众。非洲大陆的茉莉花革命,再次显示出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无限强大的生命力。民主既不是西方的专利,而非洲、亚洲更不会是被民主遗忘的角落。试看今日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已是不可改变的历史规律。突尼斯与埃及人民的觉醒,已显示新的一波民主浪潮即将席卷全球,让当今世界上仍然抱残守缺、不思改革的独裁政权,又失去了已为数不多的盟友中的两位“同志”,而愈显得形只影单。“兔死狐悲”的伤感也就不足为怪。贵阳警方的暴跳如雷,当街露丑,只不过是他们内心极端虚弱、极端恐慌的表现而已。


2011年2月10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