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 Gladstein:随着现金的逝去,比特币会使抗议活动在监控时代继续下去吗?

As Cash Fades, Will Bitcoin Keep Protest Alive in the Surveillance Age?

June 27, 2019

 

Alex Gladstein是人权基金会 (Human Rights Foundation) 的首席战略官,也是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客座讲师。他在一系列的活动中都谈到了比特币对自由的重要性。

本文翻译:Anna Yunpeng Chen

 

在过去的五年里,抗议活动的行为艺术不断发展。独裁政府不断强化自身对大众的监控能力,但民众也在予以反击。香港让我们得以一瞥,在这个监控时代,抗议活动可能逐渐转变成的样子。为了抵制一项正在拟议中,侵犯港人自由和主权的法律,成千上万的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他们戴面具扰乱人脸识别系统。抗议者们删除微信和淘宝, VPNs的保护下快速地协调而不被发现。

但是,要想以最佳方式躲过国家数据监控系统后那些饥渴的眼睛,掩盖好自己的行踪,光有面具和VPN还是不够的。现金依然是保护隐私之王。香港人用现金购买无法被监控的SIM卡,加入Telegram抗议协调小组,以便不暴露他们的日常身份。学生们用现金为公交卡充值,而不使用普通的与身份证关联的“八达通”,以防止在示威游行的地点下地铁时被当局追踪到。但是,像这样聪明的策略还能奏效多久呢?

现金正在消失。据估计,全球日常金融交易中只有8%是用纸币或金属货币进行的,预计在未来10年,这个数字将逐渐降至零。各国政府谈论的议题常围绕着到2030年前实现的国家基础设施议程;但,在一个完全依靠数字货币运转的世界里,支持民主的抗议者们则需要优先考虑完全不同的一个目标:如何掩盖他们的踪迹。

在城市环境中——大规模抗议最有可能发生,也最有效——政府只需让每个人都乘坐公共交通系统,然后关闭他们使用现金支付这些系统的功能,就可以轻松控制和跟踪公共活动。细想一下在爱沙尼亚这样的国家发生的,政府正在努力使公共交通免费。当然,这是一个崇高的目标,但要想使用这项免费服务,乘客必须用一张个性化的智能卡来验证身份,允许当局追踪他们的行动。这在今天的民主塔林(爱沙尼亚首都)也许不是个问题,但在几百英里之外独裁政治的明斯克或莫斯科,个人有充分的理由担心,政权能够实时监控抗议活动的策划,并在抗议活动构成威胁前予以阻止。

我们被通过应用程序监控

中国政府使用像微信这样的超级应用来更仔细地跟踪公民,将支付和移动数据与社交媒体活动、短信和电话结合起来,来绘制、审查、预测和控制人群的行为。尽管没有微信那么面面俱到,但西方社交媒体平台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并在尝试支付功能。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很可能只适用于托管的、与ID关联的钱包,让用户在WhatsAppMessenger上拥有类似venmo的功能,但也给了系统管理员新的财务权力。如果Facebook成功地实现了这一计划,并违背或拖延其提供无许可融资的白皮书承诺,新出现的这数亿人的消费能力,可能与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观点和好友相关联,或者可能受到这些的限制。

完全有可能想见,美国人、巴西人和印度人牺牲自己的隐私来换取便利,打通他们通往无现金世界的道路,而在这个无现金世界里,公民想抗议,动员起来追究政府的责任是极其困难的。在未来510年内,微信和类似Libra系统可能会主导几乎所有的城市支付,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我们需要一个B计划。

制定B计划

去中心化和私人支付是数字未来的必要创新,在这个未来,我们要保留公民权利和个人自由。比特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保护我们的金融行为,而不是把它盛在银盘里提供给企业和政府的,全球网络支付的蓝图。

目前,比特币的架构还是最基本的,但它仍在全球范围内增长。从拉丁美洲到西非,再到东南亚,越来越多的人无需将比特币与银行账户或国家提供的身份证件挂钩,就能收到比特币付款,并迅速变现成当地的货币。这将对跨境支付、汇款乃至对外援助产生重大影响,但在用户能够轻松地进行小额支付,以及被主流商家接受之前,比特币网络还无法对微信监控状态发起实质性挑战。

像闪电网络这样的第二层技术确实承诺了隐私保护的小额支付,最大程度地不关联你的传统身份。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 你可以用智能手机在不透露身份的情况下,轻松地支付公共交通费用(去参加抗议活动),或者在亚马逊 (Amazon) 上买东西(也许是口罩)。比特币和闪电打造的技术平台做到了一点,就是在某种程度上,支付是不受审查的,而且不需要银行账户。考虑到现金消失和监控增加的全球趋势,这一天来得还不够快。

独裁者试图捕捉你的日常行为,追踪你的微活动,引导你变得忠诚和爱国。我们留下的信息越少,老大哥就越难工作。比特币和闪电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我们可以在不留下如此巨大数字足迹的情况下进行交易。但如果我们今天不采取正确的措施,比特币的前景可能会消退。

就可用性、容量、公众意识和商业利益而言,“闪电”离它想要达成的目标还很远。没有足够多的公司依托在比特币和闪电之上;没有足够的学者和学生研究它;没有足够的教育者来教授它;没有足够的商家接受它;探索像Monero和Zcash这样保护隐私的加密货币替代品的人还不够多;没有足够的慈善机构和基金会为这一领域的项目提供资金;而且没有足够多的企业和公共部门领导人认真对待金融隐私。

如果我们不能找到一种方法实现私人移动支付全球化,那么随着我们日益走入无现金的未来,香港人今天使用的这些振奋人心的策略将不会奏效。如果我们无法有效地抗议和向政府施压,民主的火焰可能会永远熄灭。

这是Alex Gladstein的客座文章。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BTC公司或《比特币》杂志的观点。(网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