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往何處去

——楊建利在日本東京演講紀實

立云

 

中國已經是法西斯主義國家,是帶有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是集東、西方專制,左、右獨裁統治之大成,並具有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也就是赤納粹Chinazi!香港在8.31這一天的抗議活動中打出的旗子,提出的概念,非常準確的描述了中國的狀況。確實是現在的中國的狀況。

 

這段話來自九月九日週一傍晚在日本東京的一場演講。

這是受日本明治大學和東京大學的聯合邀約,「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博士在明治大學現代中國研究所做了一場公開演講,演講名為《中國往何處去——透過美中貿易摩擦·香港問題·宗教壓制等等的最新中國情勢分析》。

 

雖然很多大學生們還在暑假裡沒有回校,而且是一場大颱風橫掃東京後的週一工作日,仍然有一百多位關心中國課題的日本學者,學生,媒體人,留學生,和民間人士,從各處趕來,聚在明大的大教室裡,與主講人楊建利博士,負責翻譯的明治大學法學教授鈴木賢,主持人東京大學阿古智子準教授,渡過了內容充實豐富的三个多小时。

 

演講開始,楊建利博士首先說——

“謝謝鈴木教授和阿古教授的邀請,為我提供一個這麼好的平台與各位交流。

兩位教授給我出了一個很大的題目《中國向何處去》,限於時間,我可能只能就涉及的每個方面做簡短的分析和評估,如果您對某特定議題感興趣,在討論時段我們再更深入交流,或者私下再續。

從大家都關注的香港開始講起,在8月31日,香港的抗議者打出了一個旗子:「Chinazi,赤納粹」!赤納粹這個新詞比較準確地告訴了我們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共國的性質。”

演講中,楊建利博士論述了習近平的中國擁有納粹主義的幾個特徵:

  1. 全能型一黨專政  
  2. 一個超級領袖
  3. 全面控制輿論和意識形態
  4. 漢族沙文主義對內實施一體化、民族主義對外軍事、政治和經濟擴張
  5. 建立了集中營
  6. 統制經濟路線---權貴資本主義、公有制和納粹經濟的混合體

 

除了以上幾點外,習近平的中國還有經典納粹所不具備的幾點中國特色是:

  1. “1984”奧維爾式控制社會

由於高科技的發展,國家機器用技術控制全社會。習近平的中國正在用賽先生控制德先生。也就是說老大哥每天都在看著你。

     8.公有制的基礎依然強大

中國是從共產專制演變過來的,而且隨著習近平的上台,不斷的強調馬克思主義的原教義理想共產主義理想。隨時可能翻轉,而走到文革的方向去。

     9.中國在全世界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滲透

     10.東方專制主義的宮廷政治特徵

 

總結起來,中國已經是法西斯主義國家,是帶有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楊建利博士在去年的13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上正式推出這個概念。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是集東、西方專制,左、右獨裁統治之大成,且具有中國特色的法西斯主義——「赤納粹Chinaci」,這是香港在831的抗議活動中打出的旗子,提出的概念,非常準確的描述了中國的狀況。這是現在中國的狀況。

 

(楊建利在演講中,旁邊是鈴木賢教授。)

 

接下來楊建利博士分析了這個「赤納粹」國的獨裁者習近平的處境——「大權獨攬,危機四伏」

  1. 反腐、清洗、個人崇拜——握住大權

習近平上台前的情況,他是弱勢上台,但是他的運氣很好,由於有了薄熙來事件,使得他一次性的解決了能挑戰他的實力派人物。習近平上台,高層至少有三股力量試圖取而代之,民間的抗議活動愈演愈烈。習近平無論想不想有所作為,站在他的立場上,自身的不安全感和中共政權的統治風險,都使他需要抓權。最高領導人抓權本身並不是問題,但在中國這樣一個有憲法而無憲政的國家,即使身為最高領導人,也並不保證權力會伴隨職務自然而然形成,所以他從反腐入手,一方面打擊政敵,另一方面在民間塑造強力反腐形象。而個人崇拜只是其鞏固權力的手段之一。

現在的經濟衰退的根源並非始自習近平,社會矛盾的積累也非始自習近平,但是,當習近平表面上化解了上層權鬥導致政權解體的風險後,中共的統治風險卻毫無減弱跡象。這是多年來始終讓中共擔心的事情,弱勢上位的習近平更是不敢怠慢,因此,習近平幻想通過個人崇拜的宣傳,塑造自己完美而強大的形象,一方面強化對民眾的洗腦教育,抗拒普世價的傳播;另一方面也讓公民個體感到自己的渺小無力,從而達到恐嚇社會反對力量的目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希望成為“神”,這會讓他覺得自己強大,從而克服內心的恐懼。

從他上台經過七年時間的經營,近平党政一把抓,权力已相当固,如果依靠传统政治角力的方式,目前很難形成挑戰他的力量。

2.鎮壓公民社會、箝制言論,意識形態高壓

現在的中國社會幾乎沒有自由表達的空間,連總理李克強都不能妄議中央。

在此,楊建利博士談到了個人的經驗,從坐牢的經驗,他是胡溫期間坐的牢,雖然遭受了被單獨關押迫害,但是比現在的狀況要好一些,現在坐牢的政治犯都要經受酷刑還會被喂藥。另一個是在美國召集族群青年領袖會議的經驗,在習上台之前,還有國內的學者友人可以來參加他召集的會議,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出國來參加會議。

3.再次公私合營,走向統制經濟

現在的中國經濟已經開始進入下行通道。由於國家經濟路線全面左轉,完全停止了經濟改革,如今的所謂改革只是一個語言遊戲。政府盤剝民營企業(以打黑的名義),強迫民營企業股份改革,在企業內建立黨組織。可以參看馬雲,王健林的命運。

4.取消任期制——成為公敵

本來中國的改革在政治上有一個很大的進步就是取消了終身制,但習近平在去年三月修憲,取消了任期制恢復了終身制,人們都看到習抓權,要做獨裁者,沒想到他修憲修得這麼急,從那個時候起他就成為了公敵,在黨內也成為同志的敵人了。從那個時候起很多支持他的人都成為了他的反對者。

(楊建利在演講中,旁邊是鈴木賢教授。)

 

習近平三月修憲,到了七月發生了“七月政爭”,“七月政爭”的導火索就是一個小女孩叫董瑤瓊,在上海往習近平大型肖像上潑了墨,潑墨發生的一個禮拜後中國各地習近平的大型肖像都被撤下來了,然後是有人在報紙上批華國鋒搞個人崇拜,而且連續幾天人民日報都沒有了習近平的消息,這些事令人看到一個女孩的潑墨引發的迅速反應,一是說明在黨內在民間搞個人崇拜都不得民心,第二是說明習近平在黨內受到挑戰。當時發生此事時,親信方軍方都沒有人為他說話,大家問是誰在挑戰,但是到今天都不知道。

然後每年的北戴河會議召開。大家都在猜測在會上發生了什麼,民間也嗅覺到發生了什麼,言論活躍起來,著名的是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發表了文章批評中國的現況。

到底是誰挑戰了習近平?不知道。成功了嗎?沒有。失敗了。從北戴河回來後習近平做了幾件事,比如整軍,會議後一些將軍出來效忠,還有一些人被清洗了,並為王滬寧的搞個人崇拜作出支持姿態,習近平做這些事後,個人崇拜再次升溫,發展到現在有人喊“習主席萬歲”了。許章潤教授也被整肅了。這是黨內元老最後一次挑戰習近平,從此老人政治結束了,誰都不能挑戰習近平了。

這次政爭種下了未來的禍根,雖然敵人越來越多,但是黨內沒有人敢挑戰他了。從此後黨內有了無數看不見的敵人。

 

有關台灣和香港

習近平上台後,他一直把台灣作為一個為他做成終身主席(皇帝)授權的碼和工具,所以他上台後港台局勢出現了很大變化。習近平在今年一月把“92共識”的涵意說成一國兩制,他的說法造成台灣恐慌,習近平不承諾停止武力犯台,並且持續騷擾台灣,壓制台灣的國際空間。他的做法拉高了蔡英文的得票率。在台灣又製造了更多的敵人。

2007年胡錦濤向香港承諾2017年給予雙普選,但是2014年8月31中國人大做了一個決定,否定了這個承諾,這個決議成為了“雨傘運動”的導火索。有關香港的另外一件事是,內地到香港執法,特別是銅鑼灣事件,以及肖建華被架回內地,這一輪的抗議示威是因為逃犯修例,這是多年來香港人的不滿情緒的積累,這一回的抗爭最多時超過200萬人,對於750萬人口的香港,這幾乎說香港每一個家庭都有人參加了抗爭,這對於習近平是一個巨大的政治挫折。

 

有關少數民族,宗教壓制問題

習近平上台後加大了對少數民族鎮壓的力度,他是從西藏開始實驗集中營的,然後在新疆大規模實行,他把陳全國從西藏調去新疆,導致這兩個地區的抗爭越來越激烈,鎮壓也越來越殘酷。

習近平上台後對基督徒,對法輪功修煉者,打壓都在加劇,特別是對基督徒,很多省市拆教堂拆十字架,在國際社會上造成很大影響。

 

凡舉以上種種現象,楊建利博士充分解釋了自己總結出的八個字,習近平的「大權獨攬,危機四伏」。

現在的中國,由於習近平在黨內樹敵過多,如今的中國官場基本上都是怠政。沒有人願意為他做事。在最新的中國新聞中,可以看到習近平又在毛澤東的工具箱裡找到了一個工具叫做“鬥爭”。習近平前不久在中央黨校的講話,通篇用了58個鬥爭,官媒大肆宣傳,鼓動鬥爭性。如此鼓動“鬥爭精神”“鬥爭本領”,揭示了習近平所面臨的危機狀況。 

 

有關美中貿易戰——這對理解現在的中國非常重要。

美中建交40年後的微畫政策已經證明是失敗的。在8964後,西方希望用貿易方式將中國帶進國際秩序,用貿易發展的方式創造中產階級,然後由中產階級改造社會帶來民主化。奧巴馬時期已經認識到的,當時習近平要和奧巴馬建立新型的大國關係,奧巴馬說“不”,反而提出一個重回亞洲的概念。

川普這位非傳統政治家,他認為“我是天選的”,自帶使命感,他當選美國總統後重新梳理了貿易關係,引起了一系列的變化。

 

對美中貿易戰的重要性,楊建利博士總結了兩點意義

貿易摩擦使得中國經濟有了一定的挫傷,而在一定程度上,必須打擊中共政權的經濟能力,中共政權對內的鎮壓能力和對外的擴張能力是一致的,都基於它的經濟能力。貿易戰對中共政權的經濟確實有了很大影響,這個影響的後果漸漸顯現了。

經濟出現危機,才有可能出現他的敵人集體挑戰習近平政權的機會。

現在美國對中共貿易戰提出的條件,從長期來說都是對中國有好處,因為中國的經濟改革已經停止了,比如更多的商場經濟改革、知識產權保護、減少對國營企業的補貼等等,如果貿易戰能迫使中國經濟結構性轉型,這樣的轉型對中國有長期好處。

貿易戰影響到很多領域,有一個重要領域就是安全領域,國家安全問題,深究國家安全問題的根本,你就會發現,貿易的問題根本在於價的衝突。美國和很多國家都有貿易摩擦,比如與歐洲、加拿大、日本等,通過談判都能解決,因為這些國家的根本價是一致的,國家的性質是一樣的。為什麼跟中國的貿易衝突到現在幾乎沒有沒有辦法消除,這是因為一個自由的經濟和一個非自由的經濟是沒有辦法進行自由貿易的,這是一個價觀的衝突。有人把目前的走勢用“新冷戰”來描述,的確,以價值對立的世界兩個陣營,慢慢形成分野。

川普在維護盟國的關係上比較隨意,但是在貿易戰引發的國際衝突上,漸漸地這些國家還是選擇站在美國的一邊。追究原因令人深思。這裡有根本價值取向的原因。

現在的自由民主世界和中國可能正在形成一個新冷戰的局面。

如果新冷戰真的形成了的話,那么台湾香港就是新冷戰戰線的最前沿,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到冲突那么激烈的一个原因。因為香港和台湾都是抱普世价的,而且和自由世界站在一起,两个地方正好是直接面對中国的。

 

最後談到本次演講的主題“中國往何處去”,談此話題不得不談中國的民主化,這是一個老話題,不得不談到中國的民主化有四個必要條件。楊建利博士解釋這四個必要條件是:

  1. 人民的覺悟和對現體制的不滿(這個條件已經具備
  2. 需要一个可持續、有生命力的整體性民主反對運動,(這個條件現在還不存在,是需要我們去積極爭取的。)中共也非常明白這一點,所以只要這個力量出現,基本都会被打壓下去。
  3. 中共黨內上層的公開政治分裂。

習近平的敵人很多,但是都沒有公开,如果某种危机出現,比如說中美貿易戰,比如說香港的抗争持續下去給中國帶來一些危机,那么大危机出的機會就可能被創造出来。一旦有了這樣的机会,他的反對者走在一起形成有效力量,可能党内就会公开分裂,

  1. 國際社會對民主反對運動的承認和支持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希望創造這四個條件。這四個條件今天没有可能明天会有,香港的意義非常重大,如果香港人能够持續下去,就會創造一種機會;而大陸的民眾會模仿,會受到鼓励;還有在党内,對香港的問題會產生分歧;再加上貿易戰現在和香港又連在一起;就有可能在某個時期產生讓反對習近平的人走在一起的机会。

 

演講的最後,楊建利博士說:“我覺得今明兩年中國產生大變局的機會正在急劇提升,國際社会要有所準備。如下結論有点吓人:只要香港這樣大的抗爭事件持續發酵,國際上的中美貿易戰及新冷戰的壓力,經濟危機的出現,加上習近平的倒退做法在党内造成极大抵觸,林林種種,今明兩年引發政治變局的條件正在急遽累積接近臨界點。”

 

演講休息時間楊建利與日本的學生學者交流

 

演講的短暫休息後進入提問環節,楊建利博士在聽到很多聽眾非常關心近來香港局勢的問題後,回答說:

有關香港的“反修例”抗議運動,這個運動是去中心化的——沒有中心領袖,沒有一個組織或者領袖發號施令,這個是真的沒有。但是有一些骨幹,每一個組織都有自己的骨幹,決定了很多具體的策略,現代的社交媒體使人們可以迅速交流迅速形成共識,香港人通過社交媒體做到了三十年前的天安門廣場上無法做到的事情。

而香港的這個運動一旦形成共識後就很難退讓,原因也恰恰是因為沒有一個中心化的組織,所以形成的“五大訴求”基本上是不能退讓的。大家都知道抗議中分「勇武派」和「和理非派」,勇武派一直在最前沿,所以得到的報導較多,但是實際上絕大部分的人都是和理非派,所以可以說香港的抗議,整體上是和平的,是非暴力的,這兩派的關係合作的非常好,確實令人佩服,他們的口號是“勇、和不割席”。

如果用博弈輪去看香港問題,它是一個多方博弈,沒有一方可以得到它想要的全部。因為是多方博弈,我們需要分析每一方的目的和策略及他們的互動——

北京:最終目標是要把香港的政治表達空間完全控制,不能讓香港繼續成為反共反習的基地,尤其是未來兩年對習近平做成第三屆進而做成皇帝至關重要,可以想見他的阻力極大,他所有的敵人在香港都有勢力延伸,如果他給敵人留下香港的自由空間,香港必成一個反習的基地,成為後患。對於目前香港的局勢,雖然武力鎮壓不是北京的必然選擇、最佳選擇,但是他一定是做好了武力鎮壓的準備。

林鄭,她的目標是在表面上沒有北京的武力介入而控制局面。她有意無意把私下談話的錄音放出來,告訴大家“這個局面不是我造成的,我沒有辦法控制。”同時在北京很多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她宣布對香港抗議者的五大訴求讓步第一條,到今天北京對她讓第一條都沒有很多說法,她用軟逼宮的方式獲得了讓步的第一條。而且她告訴人們,“我早就想讓但北京不讓⋯⋯”所以不要把北京和香港政府看作是完全一體的,香港政府希望的是表面上沒有北京干預恢復秩序。讓步是為了分化抗議者以及為自己準備進一步收緊的正當性。如果讓第一步不行的話,也許再讓,再無效,下一步可能實行事實戒嚴。理論上講五大訴求,她讓四個的可能性都有,雙普選不在她的權限內,沒有辦法讓她承諾全部。若實施戒嚴仍不能控制局面,北京的武力介入在所難免。

歷史上有一個可類比的案例是波蘭,1980年團結工會的抗議,波共控制不了局面,蘇軍大兵壓邊境,波共在莫斯科的干預下換了兩屆總書記,最後是雅魯澤爾斯基將軍,他上台後很快實行了戒嚴,戒嚴後蘇軍撤走,團結工會,領袖悉數被抓,成為了地下組織,但是抗議活動不斷,到了八九,民主大潮來後,團結工會成了執政黨,雅魯澤爾斯基將軍被審判,在法庭上問他為何要鎮壓,他說“如果我不控制局面,蘇聯軍隊就會進來了。”林鄭很可能走相同的路,來避免北京的武力鎮壓,實際上北京已經暗地武力介入了。 如果林鄭無法控制局面,北京介入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北京已經在說,即使是解放軍介入也不意味著一國兩制的結束。

抗爭者方面,香港人的五大訴求是絕不放棄的,但是我覺得達成四條的可能性存在,第五條符合歷史大潮,他們不會放棄,抗爭會持續。

如果這個時候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能夠給予支持,加上國內各地、各族群、各界得聯動,有可能帶來一系列中國的變局,香港取得勝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比如前四條得到滿足,第五條,政府承諾成立憲政小組,研究未來雙普選的辦法,這種可能性存在。

不管怎樣,10.1前這一段非常關鍵,因10.1是中共建政70年,有大規模的閱兵,習近平需要用這個儀式來對於他定於一尊的地位進行加持。他需要以此來顯示在他的統治下中國的祥和繁榮以及展示他的偉大成績。如果在此前香港危機解決不了,將成為他的心頭大患,因此十.一前他需要局面被控制的結果。

不管如何,香港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不可能回到從前。無論什麼結局最後這四個現實成為必然:

  1. 香港和內地的對立會急劇的上升;
  2. 香港人民和中共的關係會成為敵我矛盾;
  3. 香港的民主運動與港獨運動難解難分
  4. 香港成為中共和國際社會衝突的焦點。

 

整個演講差不多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內容豐富綿密,中途沒有一個人退席,楊建利博士在最後特別感謝各位聽眾對現代中國的關心,尤其感嘆日本聽眾的認真專注。

會後有一位研究中國的日本學者說,對現代中國的現況分析對日本對世界都十分重要因為我們需要提前做好應對今後中國變化的準備。

 

演講後楊建利與研究中國的日本學者合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