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政府:确诊了,我确实有病!

黄晓敏(成都)

【编者按】

黄晓敏:1962年10月18日出生,网名“牛鬼的儿子”,河南省新野县籍人,八九民运参与者,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人权捍卫者。早年曾生长于新疆喀什市农三师伽师总厂,后从喀什农学院农学系毕业,就职于新疆喀什农三师党校任教师。1996年辞职后,前往四川省成都市居住至今。2009年2月曾因现场采访成都“链子门”事件抗议示威活动,要求释放“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等,并与友人共同拍录像发往海内外媒体刊登,遂于2009年3月1日被成都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刑拘,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至2011年8月31日被释放。出狱后,因继续参与维权活动,接受外媒采访,在网上发表有关民主维权文章,2017年4月-5月,又因积极介入了云南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子肃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共19大开放直选、选举胡德平为总书记事件,遂于2017年5月18日被成都警方秘密绑架失联。2019年7月,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6个月,至2019年11月17日刑满释放。

2014年六四前夕黄晓敏在天安门广场(图片来自epochtimes.com)

也许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有一个习惯,自小就喜欢佩戴口罩。

60年代稍稍懂一点事开始,我发现父亲每到冬天或者是新疆南疆的沙尘天气,习惯性的就要佩戴口罩才会外出。渐渐地我也模仿父亲的方式,悄悄的偷拿父亲的存货,有事没事的就会戴上口罩,故意外出炫耀一下自己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此后多年略微懂事后,我开始笑话自己的幼稚和可笑的模仿,知道父亲佩戴口罩那是因为他有慢性呼吸道疾病。进入少年后,我不再有佩戴口罩的幼稚模仿,不管北方的天气多么严寒多变,也不管沙尘天气如何汹涌澎拜,彻底告别了戴口罩的炫耀感觉。

1999年冬天,父亲因癌变扩散导致呼吸系统迅速崩溃,没能看到新世纪的曙光便匆匆告别了他简单淳朴的生活方式,给我们留下无限的遗憾和家族的秘密。事后我又知道了父亲的一些隐私。知道他的肺部病变,与他教师职业有很大的关系,也与他英年早逝的母亲(我的奶奶)也是肺结核(痨病)有很大的关系。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环境的变化,来到成都生活的我出现上呼吸道干涩发痒,时不时还有干咳的条件反射,尤其是冬天上呼吸道不适的感觉更加明显。此后身不由己的又开始佩戴口罩,因为戴口罩的感觉确实良好,有非常明显的减轻上呼吸道不适的效果。中年之后,佩戴口罩的习惯因为环境污染、身体需要,迫不得己的每年都要在多变的季节,习惯性的严实捂住口腔部位,以此减轻和调节对环境变化给自己身体带来的不适感觉。

2013年冬天,我成了专业的独立自由撰稿人,也是一个小有一点名气的微博小红人,还时不时发一些带有个人隐私的照片上传到微博上,让点击阅读者欣赏我的生活态度。那年初冬的一个下午,成都的天气非常不错,太阳高照很适合户外行走。我佩戴着防雾霾的口罩行走在公共场所,并把几张照片上传到腾讯微博上。

没几天,成都市公安局国保警察,约我到指定地点喝茶说事。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就用平常心态兴致勃勃准时赴约。他们见到我开口就问“你为什么带口罩?”我说“习惯了,带着舒服。”又问“那你为啥把佩戴口罩的图片发到网上?”我又说“没什么想法,就是随心所欲。”此话一出,没想到引来一个老警察的无情数落,什么“你就是想丢成都人的丑。是在含沙射影的批评成都环境有问题、有雾霾!你这个新疆人,成都宽容的收留了你,你还不感激!”一股非常生气喋喋不休的数落,调教我的很多不是,大有要把我批到批臭才能解气解恨的痛快发泄。最后留下一句我终身不忘的咒话“我看你有病!”

带个口罩就断定我有病,我明白了他们所述的画外音是什么含义。

那几年,成都的雾霾确实很严重,同时又有彭州石化项目是否应该开工启动,进入成都市民的争议纠结中,话题蹿红成为特别闹热的敏感问题。所以就有了成都国宝非常气愤的定性我有毛病的前后缘故。后来还因为佩戴口罩,出入政府禁止并限制的场所,再一次强制到居住地派出所,接受传唤调查和录取口供。但是每一年冬季佩戴口罩的习惯,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一直保持到现在。

时光如梭岁月进入到2020年的新年,我再一次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生活的态度和习惯依然没有多少的变化。没有想到原本是生活常态的习惯,成了必须遵守带有强制性的政治问题了。在这个时候,不管你是否有病、是否喜欢、是否接受,只要外出就必须佩戴口罩,否则可能面临某些语言暴力的惩罚。我是喜欢独立不受人约束的那类人格,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包括对公共规则和别人的尊重,还有本身就有自己的需要,所以还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没有对抗的给予了认真的配合。

其实,从内心来说,还是认为泛滥的病毒并没有那么严重,有被社会管理者故意夸大耸人听闻的成分,大可不必要求和执行的那么呆板严肃,绝非只要外出就必须佩戴一副口罩,甚至还怪怨管理者故意制造出紧张的气氛,达到恐吓百姓的目的,以此实现社会公共的严密管制。偶尔会有被限制、被约束也不习惯需要对抗的激动情绪,但是随着外界不断传来更加恐惧的各种信息,为了珍惜生命保护身体,还是自觉和不自觉的减少了外出,出门就会戴口罩的自我约束。

也是因为疫情的缘故,年前约好的身体检查几次被无条件延期,最后还增加了一些额外的设备检查项目,不仅增加了意外的开支,还得多次往返于住家和医院的次数。在特殊时刻,也就不再讲什么大小道理,只能按部就班的配合就对。大概真的有坏事可以变成好事的生活神迹。在我增加了几项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惊讶好奇的告诉我“你怎么有肺部纤维病灶和断层阴影点状分布,这个症状和你的年龄不匹配啊。你从事什么职业?”我恍然大悟,看来我确实有病,难怪喜欢佩戴口罩并且佩戴之后有舒服的感觉,那是我身体免疫的需要,是自我保护防范性身体和机理的需要。

此时此刻我想起几年前,成都国宝嘲讽性脱口说的那句话“我看你是有病!”还真的我确实有病啊!此时此刻难道我还要感谢他吗?还要登门道歉向他说一声:谢谢你的提醒吗?

世上就是这么巧妙轮回,也是这样生生不息。我的生命,我的健康,总是会在我需要的时候,用某种特定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和生命里。

感谢生活,感谢命运。

2020.3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