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下的笑脸

作者:KENJI(湖北)

车行至中环路高架上时,我看见道路右侧一建筑外悬挂著的红色的巨大看板,上面用金色宋体字写着:建国七十年 盛世中国。我寻思这设计单调丑陋,内容空虚无力的看板能够引起平日里过往的司机或乘客多少的共鸣呢?至少我看到它时,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扭曲----就像看到那些官媒报导的有关武汉肺炎的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新闻一样。

下了高架,小区设卡,商舖闭门似乎已成为再正常不过的街景。萧条的街道上到处拉起文革式的标语。路上的行人神色警觉,每个都像是蒙面侠,但还欠缺飞簷走壁的能力。只不过这一次,在这个本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 ,口罩下的每一张嘴正在因“疫情”被真真切切的堵死。

我想起数月前在YOUTUBE上看过的一个BBC访谈节目,邀请的嘉宾是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主持人和刘大使就去年六月以来生生不息的香港动荡展开问答。面对主持人史蒂文·萨克尔的犀利“攻势”,刘大使的回答却是像在念外交部发言人的稿件。两人的对话自始至终行走在两条永不会产生交集的平行线上。在数次似乎无法自圆其说,讲话被打断后,不耐烦的刘大使开始反问主持人是否去过中国,紧接着便说出他那段颇为滑稽且自以为是的话:“在中国你会感受到人民的自由和幸福,你感受不到吗?你觉得人民很恐惧,受威胁,有很多抱怨吗?不,你会看到中国人的笑容。”

如今,在武汉肺炎的阴影远未散去并开始祸及全世界的时候,我想起了节目中故作镇定却洋相百出的刘大使,我想起他所说的话,所谓的“中国人的笑容论”是否做过公开的统计?是否做过透明的普查?不然凭何而论中国人皆自由幸福?瘟疫当下,口罩下的每一张脸是否还能够带着笑容?这番言论在14亿中国民众中有多少认同感呢?让我把数字再精确到1100万的武汉人,此刻的他们,还在高楼之上隔空呐喊“假的,假的,全都是假的”,武汉人又会认同刘大使这番毫无依据的可笑谎言吗?

孙春兰视察武汉时市民喊“假的”,图片来自“立场新闻”

请问刘大使:在中国难道不是只有你们头顶乌纱帽的人才会感受到自由和幸福吗?而人民一旦说出真话,等待的却只有被训诫,被恐吓,被噤声?在中国难道不是只有你们才没有怨言,毫无畏惧,不受威胁,权钱至上,并且逼迫人民对政权感恩戴德吗?你们睁大眼睛,难道看不到被口罩堵住嘴的民众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下,生命备受威胁,并且有着川流不息的怨言吗?你们究竟能看到多少张瘟疫笼罩下的中国人的笑脸呢?

而中国人的笑脸理应建立在言论自由,信息公开透明的社会中;建立在法政分离,司法独立的体制下;建立在每一位合法选民手中的选票上。因为唯有言论自由,冒险说出真话的李医生的悲剧才不会上演;唯有信息公开透明,才能最大限度的挽救生命;唯有司法独立,公安机关才不会只奉上级命令去胡乱抓人;唯有民众手中握有选票,专制体制所造就的人间悲剧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请问那些有着“恋权癖”的昏君庸官们:你们难道不知道,唯有这些,才是保障中国人笑脸的基石吗?

车行至小区门口,像是文革时候的红卫兵,只不过这次手里拿的不是红宝书,而是测温枪的三五保安又开始忙活起来了。被人用“枪”指头的一幕每日都在上演,接下来亦不知何时是终结。正如汉学家史景迁在其《追寻现代中国》一书中所说,唯有人民的心声能获得倾听回应,否则就没有真正的现代中国。李医生的哨声已经远去,体制造就的悲剧仍将不断上演,官方“甩锅”美利坚的无耻嘴脸彰显出流氓政权的本色,而那块多年前被李振藩踢飞的写有“东亚病夫”的牌匾再次回归,只是中国人脸上的笑容却始终不知去往何处寻觅。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