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中国和习近平最大的敌人?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近日,一篇专访《第一财经日报》前总编辑秦朔的文章《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和病毒,而是不能延续改革、开放》,在网上广泛传播,后遭到网信办大规模删除。秦朔在文章中说,中国的最大敌人不是病毒和美国,而是“思想上的封闭和禁锢”。文章呼吁中国政府做“服务型政府”,多“维护规则”,而非直接配置资源。“我们并不怕病毒,其实也不怕某个国家对我们的打压,唯一怕的是我们思想上的封闭和禁锢,束缚了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秦朔在访问中还说,他担心中国的社会气氛,“大量的人整天陷入没有实际贡献的口水战,整天把自己的境遇都归结为别人的原因,从而加剧社会的紧张程度”。这篇文章刊登在6月17号发行的《南风窗》双周刊杂志上。

南风窗上被删除的秦朔文章

 这篇采访秦朔的文章被删在中国本不足为奇,网信办天天都在删文章。网信办雇佣着人数众多信息员,他们每天都根据指示或者自己的好恶删帖,曾有位信息员删帖删到手抽筋。秦朔的文章主要是触碰了习大人的痛点,那就是呼吁继续改革开放。大家应该还记得2018年初许章润教授曾撰文《保护改革开放》,曾引发舆论浪潮。

 秦朔的文章,并没有惊人之语,但在中美关系交恶,中国经济前途未卜的今天,它切合了很多企业家和老百姓的真实想法。但文章提出的问题倒是值得我们思考,谁是当今中国最大的敌人?

 中国与中共,很多朋友常常分不清。因为当今中国是在共产党统治之下,中国被涂上了共产党的红色。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演讲中就将中国和中共进行了区分。但说起来容易,具体区分起来就很难。比如说对中共进行经济制裁,其实就是在制裁中国。

 但我们如果以国家和政党的普通含义来界定,还是可以将中国与中共进行区分。中国是个国家,其要素是土地、人口和文化。至于政党,中国历史上就有很多政治党派存在过。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呢?中国从秦朝说起到现在已有2000多年,敌人不少,我们就说当今中国吧。美国是中国的敌人吗?当然不是。美国不仅不是中国的敌人,历史上美国多次无私帮助过中国,美国至今没有侵占过中国一寸土地。我老家一些老人至今还记得二战期间,美国的飞虎队在武汉上空与日本飞机鏖战的场景。美国在日本扔原子弹固然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但最大的受益者不正是中国人吗?改革开放后,美国力荐中国加入WTO,使中国经济迅速崛起,并最终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川普说是美国重新塑造了一个中国,这话也不是大话。

 如果美国不是中国最大的敌人,谁是呢?我的看法是中国共产党。共产党自建政以来,无数政治运动将中国折腾的奄奄一息,经济崩溃、礼崩乐坏,人口非正常死亡数目超过了历代王朝,仅仅三年大饥荒就饿死中国农民4000万人。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国家分裂。由于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种族迫害和文化灭绝,百余万维吾尔人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集中营。一旦中国进入民主化,维吾尔人必将毅然决然要求独立。西藏、内蒙、台湾、香港也将紧随其后。所以,中共是中国和中华民族最大的罪人。

 接着,我们再说说中国共产党的最大敌人。这个问题其实前面已经回答了,如果中国的真正敌人是中国共产党,中共的敌人无疑就是中国人。其中也包括绝大多数中共党员。习近平一直希望将中共与中国融合起来,但这个指鹿为马的工程难以完成,因为中共源于德国的马克思主义和苏联的列宁主义,其政治主张是宣扬暴力革命,这与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的仁义礼智信风马牛不相及。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极权主义政党,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党。因为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皇权专制主义的混合体,其毒性更甚。中共从打家劫舍起步到窃取国家政权,再到土改、反右、文革、六四大屠杀和镇压法轮功,上亿中国人被迫害致死。这笔血债中国人肯定是要算的。

 最后,我们来解答一个问题,谁是习近平最大的敌人呢?

 十九大后,习近平心里很美,因为大权在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政治局变成了习家军,心腹之患孙政才和胡春华,一个扔进了监狱,另一个吓得不敢进常委。自己的思想写进了党章,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武警也给收编了,再也用不着晚上睡不着了。习近平对自己很满意,我怎么就那么聪明呢?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但人算不如天算,十九大后,中共政权却迅速走向衰败。

 习近平有三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香港反送中运动,百余万港人会走上街头。要命的是,港人的抗争与他本人还关系密切,那就是一本有关他的八卦小书《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习百思不解,你们编瞎话骂我,我绑几个书商教训一下有什么问题吗?香港反送中运动让习很没面子,一个弹丸之地居然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简直不把村长当干部,于是强推港版国安法要彻底收拾香港人。

 去年北戴河会议上,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苦劝习近平,万万不可对香港动粗,香港可是中国的宝贝。但好言劝不了要死的鬼,习执意霸王硬上弓。二是没想到新冠病毒爆发。习当初隐瞒疫情只是不想冲淡了春节的气氛,这太不吉利了。但新冠病毒没给习面子,迅速扩散并且漂洋过海,现在已有1600万人感染,60多万人死亡。国际社会已经掀起追责索赔浪潮,让他“一带一路”撒币铺路的世界领袖梦破灭。三是没想到中美关系会全面恶化。十九大后,川普发起了贸易战。坦率地说,习当初并没在意。川普是个商人,见利忘义很正常。并且习还很喜欢川普,因为他就怕没有弱点的人,爱财就可以交易。习是有大抱负的人,如曹操在与刘备煮酒论英雄时所言: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但习志大才疏。他万万没想到川普老头不好惹,诡计多端,变化莫测。一会贸易战,一会打华为,一会挺香港,一会护台湾,一会闯南海。现在好,蓬佩奥直接号召中国人民起来推翻共产党。川普要干嘛,到现在习近平都没整明白。

 

近几年,中国公知也很闹腾。首推法学家许章润。2018年初,他写了《保护改革开放》一文,让习很难堪。许章润称,中国现处在第三波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本应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转型,融入世界文明社会,但现在却出现了大的挫折,逆历史潮流而行。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应站起来,保卫改革开放。2018年7月,许章润再发雄文《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该文尖锐地批评中国当下政治倒退,突破底线,引发全民范围内一定程度恐慌的种种现象。他提出平反“六四”、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制止“个人崇拜”和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等建议。许教授的文章在万马齐喑的中国宛如一声春雷,振聋发聩。

 2019年3月,许先生被清华大学调查,停止一切教学职务和学术工作。但许先生又发布了《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他说:在中国传统猪年和鼠年交替之际,武汉爆发肺炎病毒,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北京应对进退失据,致使老百姓遭殃,肺炎病毒危害全球,中国渐成世界孤岛。北京断路封城的荒唐决策,使中国人道灾难频发。武汉肺炎扩散的重要原因是中共打击自由言论,隐瞒疫情,错过了最佳防疫时机。而灾难的背后是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致力于“保卫红色江山”的私心,置亿万老百姓于水深火热的中共党国“道德性败坏”。简单地说,人祸大于天灾,中共极权体制是真正的祸首。人祸灾难,对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的破坏,远甚于一场针对中国人民的全面战争。在肺炎病毒肆虐之时,习近平所谓“亲自指挥”,纯属口是心非,无耻之尤,令国人愤慨。当今中国人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共的暴政。

 除了许章润教授之外,北京大学退休教授郑也夫也发表文章《政改难产之因》,劝告共产党体面退出历史舞台。疫情期间,前地产商、红二代任志强再次发声,矛头直接指向习近平,称习是一位不穿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近日,郑也夫教授又写了《为谁保江山》一文,指出中国当下种种具名与莫名的风险,令执政者承受巨大的压力。无法估量的人力财力用来应对这些真实与虚幻的不安定因素,即所谓"维稳"。凡此种种,意图何在?一句话,为了保江山。目前许章润教授已经被嫖娼、被开除公职;任志强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起诉。

 7月25日,蔡霞教授在文章《因言获罪株连九族必须终止》中写道:当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尸、中国社会已是一盘散沙;外部世界联合孤立中共,中共所处的国内国际环境急剧恶化,由此中共党曾经有过的改革自救的一线机会已经丧失;中国社会实现民主政治和平转型之可能几乎为零。并且,当下中国大陆没有力量可以约束、制止、消除习的肆意妄为,习与中共党国极权制度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不断加深,习与中共党国极权制度对世界和平、人类文明秩序所产生的威胁日益严重,不灭习黑帮团伙及党国极权制度,全球绝无宁日。

 随着美国打响结束中共暴政的第一枪,相信越来越多中国人会站出来与中共决裂。谁是中共和习近平真正的敌人?我的看法是:一是,世界政治文明潮流。孙中山先生百年前就说道: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习近平想阻碍历史潮流,只可能是螳臂当车。二是绝对的权力。习近平执政五年已查处百万贪腐官员,说明中共无法靠自身解决腐败问题,必须改变政治制度。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争斗。三是中国人民。十九大后,中国进入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时代。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期盼的却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即民主宪政时代。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正在产生急剧的碰撞。正如《零八宪章》所言:执政集团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习近平的新时代是走不通的,因为时代不同了,中国人民尽管功利、恐惧,但并不愚昧。已经打开的改革开放大门是不可能再次关闭的。习近平的真正敌人不是美国,不是维吾尔人、香港人、台湾人,也不是李克强,而是世界文明潮流、绝对的权力和中国人民。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