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手机器申纪兰留世的非议与笑谈

作者:曾伯炎

举手机器申纪兰死了一个月了,官民舆论可谓冰火两重天。91岁死前,她还戴着全国人大代表职衔。于是,在中共党史上,继毛泽东完成终身制后,虽有邓小平鉴于此终身制的弊与害,改成任期制了,却仍有申纪兰把公职任到她进棺之前。她以25岁当劳模开篇,从第一届中共人大代表,一直当到死还是人大代表。申纪兰被政权打造成一块招牌与样板,其核心经验被浓缩为一句话是:从来不投反对票!

当年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她举手赞同。文革后恢复刘名誉,她仍赞同。前一赞同是助权力犯罪,后一赞同,又是帮权力打圆场掩罪。她是专制无纠错机制犯罪犯错的怂恿者,也是窃取人民代表名义的中共党的工具,她做一生的“人民代表”实是完成一个欺骗人民一生的角色。

对比一下不同制度:民主制的公职,经选民投票选举,叫公仆,服务全民。专制体制下的官职,经党授而踞职者,乃党奴,只服务其党的利益和意志。因此后者必须不断服从、服务其党。前者由票选,后者乃私授。民主制是轮換制,专制制是垄断制。

申纪兰在老毛的国家主席终身制被否定后几十年,仍顽强地扮演了人大代表终身制这角色,只说明权力如鴉片,尝得甜头就难戒,以权谋私今天发展到可谋财、谋色,以致谋子孙后代的幸福,就更难戒了。民主制的分权制、监督制与轮流制,都是戒专制毒瘾的良药。申纪兰和毛泽东这俩人说明:只有民主制才是戒这种嗜权如命的良方与良药。

无论中共的人民代表还是人民代表大会的设置,都是以假的合法形式掩盖其非法的实质,都是充做党意强奸民意的工具。当前北京全国人大通过的香港版国安法,便是非公开化由党魁、党官黑箱操作,伪装合法的、不代表民意只代表党意的表演。因此,这几十年民众不仅看厌了这种演出,也看穿了这些角色。所谓人大决议,只不过由党的权力者们把剧本与台词定稿后,由拿着橡皮图章与表决机器的举手机器们进行千篇一律的演出。

只可叹:如此表演非法为合法,毫无民意基础,全是党意强奸,表演70年了,仍难体现民意,仍演不出一星半点的合法性。闹到自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仍如民怨苦吟的:“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那么,令全世界已不认此中华是国,只认是党,或称中共国,还认为这极权党绑架了14亿人不算,还要执抝地绑架700万香港人才安心。

申纪兰从青春妙龄演到龙钟老态90岁入棺,以从不投反对票获权力者的放心与欢心,说明极权专制集团连老毛那种自信也没有了。文革中还敢大字报、大串连与大批判出笼,今天,毛共徒子徒孙讲的四个自信,却最怕异议异声,只喜欢一辈子顺从地表演拥护如木偶的申纪兰,这叫自信吗?党的驯服工具忠奴加拍马为做官基本功的现实,还可看到一点自信的影子吗?

但申纪兰这种人物角色的存在,也颇有历史渊源,还追溯到毛泽东所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是旗帜,代表着方向;榜样是资源,凝聚着力量。”刮掉这些形容套话做的油漆,裸现的大实话乃是驱动群氓的群众运动。例如放羊,要用领头羊去带动群羊。树榜样,就是弄出头羊。树生产中劳模、战场上英模,都是树这种头羊。但中共从反温良恭俭让的痞子运动中树标兵,在打砸抢抄杀的造反派与红卫兵中树英雄,不是被善于钻营的宵小们投机,便是为虎作怅的狐鼠之辈得势,而与正派人、正直人绝缘,往往弄出许多虚假的英雄模范,蒙骗愚弄民众一时,俟后,尽成失败闹剧和笑剧。老夫脑库里便装了许多这类笑话,开一开年轻人的眼,例如:

张思德这个榜样树在老毛那篇“为人民服务”老三篇里,他是死于烧炭垮塌的炭窰。他烧炭做什么?其实是为了熬鸦片烟以便卖到国统区给边区赚钱。张的为人民服务,又加上了种毒制毒的历史注解,岂不为今日武汉病毒扩散世界找到历史渊源了吗?

陕北南泥塆,也树为自力更生的榜样。359旅旅长王震说:第一年种粮,运10几车粮出去,换回一车物资。第二年,改种鸦片,运一车鴉片出去,却换回10几车物资。因此,歌唱的:“好个南泥塆呀,陕北的好江南。”应改为:“种毒的南泥塆呀,陕北的塔利班。”今天的塔利班,靠着种鸦片筹集经费,倒是与王震一条道走出来的呢。

1952年,四川李井泉打造了从刘文彩水牢里活出的劳模冷月英。笔者参与验收她向全省挑战宙产千斤,发现她吹了牛皮,只收了600多斤。而刘文彩庄园被指的水牢,笔者在秋天与流沙河在那年春天都去看过,却是四面漏空砌的花砖、不能蓄水的地下儲藏室。有人问冷月英为啥撒谎,她说上面叫她这么说的。

再说韩战的上甘岭,树的是攻地堡英雄黃继光。黄在老家真名乃黄继广,记者把英雄名字都记错了,亊迹出错有什么奇怪吗?后来,黄继广还活着的同乡战友萧登良说,他与黄继广、吴三羊三人同去炸地堡,黄还在半途就被机枪射死,哪有什么用胸膛塞枪眼的情节,是记者照苏联那马特洛索夫的故事编的。萧登良这些真话,文革中闹到军管的孙宏道50军,还派人作了彔音。而最近,韩国庆祝韩战70周年,已恢复历史真象,是北韩金日成发动的韩战,妄图统一半島,金日成是侵略者。那么,即便黄继光堵了枪眼真牺牲了,也是为侵略而战,还可叫英雄吗?

再说文革中毛树的农业学大寨的榜样陈永贵,还任命为副总理。山西人检举陈永贵劳模曾是日伪时期的汉奸,但老毛要借大寨梯田给他毛泽东思想做招牌与样版,并不介意汉奸不汉奸,照用不误!

略举从前树英模历史,便露出许多马脚与丑陋。这种全凭主观人为地编造的英雄事迹,被时光一冲洗,就全成了笑柄。可是,今日的大外宣与大内宣,仍在重复这种伪英模编造史,这还经得起后世的检验吗?

其实,略一深究,这红色专制王朝,乃真与假、善与恶及美与丑尽颠倒的朝代。八年抗日,国军前线牺牲202位将军,共军只两位师級以上将领。但共军自称抗日他是中流砥砫。而毛泽东在保安会议定的抗日方针是:“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1972年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带赔款来道歉、建交。老毛不收赔款,还说要给日本侵略记功,没有日本削弱国军,共军得不到江山。

在此背景下,多少抗日真英雄被埋没,多少伪英雄模范被打造。申纪兰混入这队列,竟然成恶果仅存的一个历史标本,是颇值得推敲与辩析的人物。

笔者认为:申纪兰从第一届任到今天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她之所以能长期占据这职位,与人民代表的异化有关:从前是工农兵在代表中占相当人数比例,今天是政治暴发与经济暴发的巨官富贾占了多数。

他们挂着红色权贵符号,却被网友讽刺为:“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的腐败掮客,留下申纪兰这么一个出自农村劳动阶层的代表,又可为他们这些吃人民压人民的伪代表遮羞打掩护。于是,申纪兰那张农妇脸与说农民腔话语、坐人民代表席,又可用以说明人民代表还未绝种工农兵、未断老传统。申纪兰作一种幌子与旗子,恰可掩盖今日那些所谓代表只代表既得利益集团,此即申纪兰代表为何一直代表到老死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申纪兰生前,不仅留下那从不投反对票的名言,她还对当今网络世界、自由上网很反感。她不仅对中共筑网上长城封网表示拥护,还进一步说:哪能谁想上网就上,也要经领导与有关部门批准了才允许!这老虔婆是很会领会专制独裁者厌恶自由的心意的,往往把领导的意思添油加酷表述出来,用今日话叫显示她政治正确,把过头话说得还超越领导。她这种人能讨领导喜欢,由此可证明中共炮制的人民代表大会,不过是为专制者设的帮腔大会,奴才讨主子欢心的大会,精神太监们的意淫大会。当年,钱学森问中国为何不产大师?既然诺奖获得者李政道的老师北大教授朿星北都被派去打扫厕所改造思想,获诺奖的刘晓波这种文化精英要下獄搞死,这制度与社会只叫申纪兰这种奴性典型的人活得神气活现,还作楷模,中国,这盛产奴才的土壤与机制,怎么能产大师呢?

事实还告诉人们:申纪兰这种奴性深入骨髄的老奴,还树为山西妇女楷模,由她任省妇联主任多年,不仅享受厅级官僚红利,还孕育出家中一窝红色官僚。他们是此专制王朝依附的骨干了,还不死心塌地去表忠吗?

有人说申纪兰代表农民,可是那些交了一辈子公粮的农民连维持基本生存的养老金都没有,申纪兰有为农民说过一句话吗?

申纪兰这奇葩标本去世了,她留下的故事,还是红色王朝奇葩历史的史料。读罢宫廷中残酷的权贵较量,再看看基层的丑俗表演,也可供写《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吴趼人那类作家,今后去写七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了。老夫正借申纪兰来舒心中块垒,走笔抛砖引玉,忽见北京全国人大代表常委会紧急开会,赶在“七一”前一致通过港版国安法,仍无一投反对与弃权票者,岂不个个都如申紀兰一样,没一个代表人民,都代表党魁习主席的意志吗?她申纪兰死了,魂,不仍附在这些人大代表身上吗?留在存照,供当代与后世谴责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