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心声:让领导先打疫苗

作者:张杰

目前,新冠疫情随着气温的下降已进入一个新的爆发期。全球近8000万人被感染,170万人死亡。美国已有1700万人被感染,至少31万人死亡。更有不幸的消息传来,英国发现了新的变种病毒,它的传播力增加幅度可高达70%。欧洲国家开始对英国关闭边境和停飞航班。但这个冬天也有好消息传出,那就是欧美国家已经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结束疫情生活已经越来越近了。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接种疫苗指导方针规定,医疗工作者及长期住在养老院的人应该得到优先考虑。工人群体预计是下一个注射的对象。联邦疫苗分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蒙塞夫·斯拉维说,年轻人和健康的人应该最后注射。到明年六月,所有希望接种新冠疫苗的美国人都可以获得疫苗。美国人都希望自己尽快接种疫苗,让生活恢复正常。

在中国,接种疫苗一样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但不同的是,中国人担心疫苗的安全性,害怕自己成为疫苗的试验品。他们希望官员们优先接种疫苗。12月20日,“2020上海市医师协会骨科医师分会年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发言,谈及新冠疫苗时称,“别管现在群众接种10%也好,20%也好,都不需要着急。什么时候着急呢?等世界疫情完全控制了,世界的国门打开了,群众自然都会去打。今天,最应该打的是领导干部,因为他们感染了就是丑闻。现在这种情况下,风险是最大的。”

张文宏“让领导先打疫苗”的观点立即得到了中国民众的高度认同,张文宏的视频在网络上热传。今年一月,华山医院感染科换岗时,张文宏医生曾表示,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所以这一次把所有岗位的医生都换下来,换成科室所有的共产党员。他还说,“对不起,现在你马上给我上去。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你都得上去。”并说,“没有讨价还价”。这段讲话当时引起了网友强烈的共鸣。

有网友披露,江苏镇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做好重点人群新冠病毒疫苗接种补充摸底工作的紧急通知》,对当地中共机关官员进行接种摸底,结果没有人报名。而上海11月份曾对部分医院和企业进行过紧急摸底登记愿意接种者信息,发现大多数人,包括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接种,都对中国疫苗没有信心,其中杨浦区中医医院,超过9成的医护人员拒绝打疫苗。

针对民众对新冠疫苗副作用的担忧,卫健委12月21日透露,中国新冠疫苗非常安全,虽有一些不良反应,但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针对谁应该先接种疫苗问题,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疫苗安全吗?

美国辉瑞和莫德纳的疫苗试验结果显示,疫苗接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和新冠感染者的抗体水平大致相当,两家公司都分别宣布其实验性疫苗具有95%及94.5%的有效率。12月9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式批准中国科兴生物研制的新冠疫苗,该国政府称,中国疫苗的有效率为86%。

中美疫苗有什么不同呢?中国科兴生物研发的是一种灭活疫苗,由已杀灭的病原体制成,主要通过其中的抗原诱导细胞免疫的产生。美国莫德纳和辉瑞的疫苗都属于核糖核酸疫苗,使用的是RNA疫苗原理,抽取病毒内部分核糖核酸编码蛋白制成疫苗。

前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李敦厚说,科兴采用的灭活疫苗与辉瑞等公司开发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方法不同。当信使核糖核酸放入疫苗并接种到人体后,已经过修改的刺突蛋白便会产生,继而诱发可以抵御新冠病毒的免疫力。灭活疫苗理论上可以保留刺突蛋白,从而可能呈现信使核糖核酸疫苗中没有的其它保护功能,但通过这一方式制造的疫苗可能带有瑕疵。李敦厚指出:“在灭活疫苗的生产过程中,杂质排除工作变得非常具挑战性。灭活病毒是分批生产的, 批次之间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纯化病毒又是一个繁琐的过程,还会污染用于生产病毒的细胞蛋白。”李敦厚说,他肯定不会使用灭活疫苗,同时也不会对外界发现该疫苗有效性比其他疫苗低而感到惊讶。

但中国疫苗也有它的优点,那就是易于保存和运输。科兴生物的疫苗能够在常规冰箱温度下(2至8度)保存,这一点和牛津/阿斯利康研发的病毒载体疫苗有相同优点。而美国莫德纳的疫苗必须存放在摄氏零下20度,而辉瑞疫苗必须存放在摄氏零下70度。这意味着中国科兴生物和牛津/阿斯利康这两种疫苗,更能有效的在发展中国家使用,因为那些国家可能没有足够的低温储存设备供疫苗保存。

即使疫苗的有效性存疑,中国政府自今年七月起,已经让中国国有企业的上万名员工、公司高管和政府官员接种中国4款候选新冠疫苗中的3款,表示持续对已经接种疫苗的人进行观察,却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中国“国药集团”微信公众号日前也宣布,已有上百万人使用了他们研发的新冠疫苗。

中国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疫苗医师陶黎纳12月20日透露,中国首批新冠疫苗预计接种5,000万人次,首针将于明年1月15日接种完成,第二针于2月15日完成。中国目前有5支新冠疫苗进入三期临床研究阶段,但没有一支正式完成临床试验分析。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认为,中国紧急接种的做法操之过急。“即使是外国,包括美国、英国和欧盟,它们的疫情比中国严重,它们没有把未完成的三期临床测试疫苗在人群中广泛接种。”综上可见,中国科兴疫苗的有效率低于美国疫苗,并且目前并没有通过三期临床试验。

第二,谁该先打疫苗?

在美国似乎不存在“谁该先打疫苗”的问题,部分民众对疫苗接种存在恐惧。纽约护士桑德拉·林赛是美国第一个注射辉瑞疫苗的。她成为美国万众瞩目的焦点。她说:“我希望这标志着一段非常痛苦时期结束。我想让公众相信疫苗是安全的。我们正处于疫情大流行中,所以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61岁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妻子卡伦和亚当斯医生的陪同下,已接受了辉瑞疫苗注射的第一剂疫苗。彭斯接种辉瑞疫苗的过程进行了电视直播。白宫表示,此举是为了“宣传疫苗安全、有效,并在美国人民中树立信心”。候任总统拜登和妻子吉尔也已经接种疫苗。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国会最资深的民主党人,以及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也接种了疫苗。

美国为什么没有“谁先打疫苗”的问题呢?我的看法是美国疫苗的科研和生产安全性有保障,美国民众放心。当然部分民众对疫苗存在恐惧感。其次,美国政治家觉得自己率先垂范是天经地义的事,否则如何赢得老百姓的选票?西方在官民问题上与中国相反,如同以色列军队打仗,军官喊的是“兄弟们,跟着我上”,中国军官喊的是“兄弟们,给我上”。

为什么中国人会产生“谁先打疫苗”的问题?我的看法是中国官本位社会的传统和中国“人民至上”的谎言。中国是个具有几千年历史的官本位国家,官员掌握权力统治人民,人民服从官员。尽管中共是个宣扬共产主义的国家,但也仍然是个官本位和特权等级森严的国家。在中国,面对风险,自然是老百姓要首先面对,疫苗自然应该老百姓先打。

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了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教师及有关领导共796人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剧场举办了专场文艺演出活动。后剧场突发大火,之后电线短路,灯光熄灭。在大火造成的325名遇难者中,有288名中小学生。在撤离过程中,克拉玛依本地官员全部生还。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灾难发生二十多天后写的一篇通讯,《人祸猛于火——克拉玛依“12·8”惨案的警示》。文章说:“在这场突然降临的灾难中,克拉玛依市局十多名在现场的领导干部奇迹般地全部生还,没有一人有在烈火中救助他人的壮举。”“火起时,十多位局领导没有人维持秩序,没有人向被大火围困的学生们伸出援助之手,没有人哪怕是在黑暗中向慌乱的孩子们喊一声逃生的方向,没有,没有……”这篇文章记录了这些领导最丑陋的一幕:“‘同学们,让领导先走……’这个喊声至今仍在幸存者耳边回响。”

现在,我们进行一个总结。张文宏医生“让领导先打疫苗”的呼声之所以得到社会的广泛响应,一是民众对于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存在疑虑。12月16日,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表示,该公司已与德国疫苗公司达成协议,2021年向中国供应不少于1亿剂新冠疫苗产品。二是民众对中国政府和官员不信任。因为他们知道“人民至上”只是一个口惠而实不至的口号。事实告诉他们,中共官员是国家的主人,而老百姓只是国家的仆人。习近平声称,“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但“谁该先打疫苗”问题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活生生割裂开来。正如网友所言:大凡是个人都应该会有正确的认知,动辄绑架14亿国民,作为邪恶集权政党苟延残喘的挡箭牌,实在是卑鄙无耻到极点!你若有如此之自信,请打开国门,看百姓的流向;还民众言论自由,看赞美从何而来?打破网络防火墙,让百姓自由聆听世界的声音,你会听不到底层的呐喊吗?让领导先打疫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