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陰謀論會引發美國式文革嗎?

作者:恩明

筆者提出這個問題,似乎是不可思議的。這個問題的答案,實是對美國民主制度成敗的一次最嚴重的測試,也是對川普個人價值觀及道德品格的最大考驗。川普為了挽回他敗選不能連任的面子,是否會不擇手段?

令人擔憂的是,川普在大選剛剛開始時,多次被問及如果選舉輸了,會不會和平讓位,他回答說:”等着睢罷”。美国二百為多年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民主選舉失敗了的總統不肯和平讓位給當選總統的事例。近期的新聞報導更使人憂慮:川普在最近召開的內閣會議上,討論了可否宣佈軍管(MARTIAL LAW),以阻止拜登接任總統,即取消十一月三曰美國大選的結果。而他的曾被定罪入獄、前國家安全顧問、後被川普特赦的弗林將軍,更提出川普可用軍事力量(MILITARY CAPABILITY)翻盤。

今年美國大選在五十個州及哥倫比亞直轄區舉行的普選(POPULAR VOTE)中,有超過一點五億選民投了票,其中八千一百萬人投了給拜登,七千四百萬人投了川普。川普說他獲得超過歷屆(除了今屆)總統候選人的選票。這雖然可能是真的,但事實是,他在今屆獲得少過拜登七百萬票,所以,他是輸了。這是民主選舉的基本概念或真義:少數輸給多數。再者,美國總統選舉還包括選舉人團(ELECTRAL COLLEGE)的制度,在五百三十八名選舉人團中,當選的總統要獲得超過半數的選票,即二百七十票。在十二月十四曰,各州的選舉人團正式公佈了是次選舉結果:拜登得了三百零六票,川普得二百三十二票。

在大選還未結束前,川普一開始在亳無証据下就大肆宣揚他的陰謀論,說:如果他輸了,就是因為有人舞弊。接着,就不斷宣稱選舉有大規模舞弊。在大選結束後,他的律師團隊就在多個有爭議的州發起近五十宗法律訴訟案,指稱選舉有系統性、大規模舞弊。但至今,川普的有關選舉舞弊的訴訟案,沒有一個案,在各級法庭,包括最高法院內,獲得最後勝訴。其中四十多個案,不是被法庭拒絕接受(REJECTED)、或是判輸(DISMISSED) 、或撤消(WITHDRAWN)。其原因訧是証椐不足或毫無法庭認可的証椐。筆者相信,問題在於”大規模”這三個關鍵詞。在一點五億選民參加的選舉中,有個別計票錯誤是不可能避免的,甚至個人犯罪也有可能,但絕不會是”大規模”。

事實上,在十一月十二曰,美國網絡安全局(CYBERSECUIRTY AND INFRASTRUTURE SECURITY AGENCY-CISA)主任CHRISTOPHER KREBS,以及每一個州的選舉主管已經發表了一個聯合聲明,聲明表示沒有証據顯示二○二○總統大選有大規模舞弊,是次選舉是近年最平穩公正的。該CISA主任除即被川普開除,因為他沒有支持川普”大規模舞弊”的陰謀論。

十二月一曰,美國聯邦司法部長巴尔(WILLIAM BARR) 公開表示,司法部門沒有發現大規模選舉舞弊的証據,足以改變二○二○年總統選舉結果。這是與川普堅持有大規模選舉舞弊(以顛覆是次選舉結果)的言論,完全相反的。作為一直忠心替川普服務的巴尔,今次大概是忍無可忍,說出了真心話。可是,他也不能逃避如其他眾多與川普持不同意見的高官的命運,被辭職了。

十二月四曰,各州的選舉人團正式公佈是次選舉結果後,聯邦參議院共和黨議員多數領袖米奇。麥康奈(MITCH MCCONNELL)興其他幾位參議院議員元老,公開祝賀拜登當選成新一任總統。

川普及他的支持者立即指控這些與川普大規模舞弊陰謀論持不同意見的人是叛徒。其中表達的激情不亞於當年中國的紅衛兵們。

這不禁讓筆者聯想起另一位被毛澤東及那些盲目支持他的紅衛兵們稱為叛徒的劉少奇。

美國的”大西洋月刊”(THE ATLANYIC)在十一月二十二曰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毛澤東給川普的美國的教訓 – 要提防那些願意燒掉自己國家的領導人”(下簡稱”毛文”),作者是愛德華。史坦弗(EDWARD STEINFELD)。(”大西洋月刊”主編是大衛。方林(DAVID FRUM)。他曾擔任前美國總統布殊的白宮助理,負責為總統撰寫演講稿。)

“毛文”提出幾點很值得讀者們思考:一九六六年毛澤東号召中國人民起來打倒他自己建立的政府,呼吁”炮打司令部”,引發了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起因是毛澤東提出的”陰謀論”,認為潛伏在中國共產黨內的”反革命份子”要推翻他。這大概相當於川普現在提出的”深層國家”或”深層政府”(DEEP STATE)”要推翻他的陰謀論。通過由此產生的虛假信息和影射的氣氛中,數以百萬毛澤東的激進支持者,向周圍的政府或權威代理人:工作場所領導、校長、老師、父母等等,進行批斗,引爆了前所未有的社會撕烈、造成了千萬人受害的人間悲劇。毛澤東却沉浸在自戀中,對他制做的社會亂局高興不已,在他給他妻子的信中說:”天下大亂、形勢大好”。

“毛文”作者在文章最後說:曰子一天天過去,川普拒絕讓位。…社會壓力加深到足以街頭爆發暴力事件時,從而為川普提供一個宣佈平息暴亂的借口,我們(美國)的體制能被証明比文革時期的中國更加穩固嗎?美國人作為一個群體,真的比一九六六年的中國人好得多、老練得多、也比中國人離那層隔開文明社會與叢林狀態的薄紗遠得多嗎?

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曰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