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随想:2020,魔幻现实主义

作者:小乔

悲催的2020年终于即将翻篇!但即将过去的悲剧性的一年,注定会在我们这一代人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有人说,2020年我们什么也没干,光见证历史了!世界在以我们难以理解更难以把握的速度变化着……也有人说,2020年,活着就是胜利!这一年,以突如其来、“百年一遇”的疫情全球大流行拉开序幕;这一年,在大洋彼岸,美利坚运行了200多年的“总统大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罕见风波,并在遥远的东方古国,引发人们各执一词混战不休;这一年,我们目睹香港这颗世界的“东方明珠”,在97年后“50年不变”承诺期限尚未过半时,正不可逆转地走向沦落。

关键词一:新冠疫情

年初,我在桂林的宾馆里,看到央视关于武汉8人“造谣传谣”传播出现“非典”的“辟谣”和“处罚措施”,心里隐隐地惴惴不安——在这个铁幕重重,你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别人精心挑选后允许你看到、听到的国度,“谣言”往往成为“遥遥领先的预言”。回到沪上以后,各地“两会”营造着一片祥和,武汉“万家宴”歌舞升平热火朝天,我的不安感愈发强烈!那时候网络空间已经有更多的“流言”,我和少数几个朋友,在网上小心翼翼地议论着,预感到要出大事!紧接着,武汉封闭了海鲜市场,然后是千万人口的江城,在除夕夜前一天封锁。但我还是未曾预料到,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会在全球范围内引爆!直至今日,全球各地的人们,依然笼罩在这场“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阴影里,苦苦挣扎在防疫和复苏经济之间,疫情正深刻影响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在这场空前浩劫中,世界记住了武汉;记住了李文亮——他以生命为代价吹响“哨音”,呼吁“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记住了方方——她在因疫情陷于“封城”期间,秉持一个作家的良知,用笔记录下一段真实的民间史,并遭遇网络“红卫兵”们的口诛笔伐和人身威胁;世界也记住了一个叫李毅的“叫兽”——这个“人形禽兽”在视频里得意忘形、摇头晃脑地说:“我们才死4000多人,比起欧美来,等于是没死人……”为了讨好主子,宣扬“正能量”,他一句话将4000多亡魂“归零”,更有那4000多“官宣”背后,连数字都算不上的倒毙于途、或在家中无声无息逝去的无名者……

9月底在沪上一次学术会议上,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医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抗疫水平无所谓高和低,而是要适合自己的国家就可以了。就象你找男朋友是找最适合自己的,你不要以为,自己的男朋友是全世界最好的。”如张文宏医生这样的医者仁心,说实话、办实事、不夸张、不虚饰,是值得我们珍惜和感谢的。

我们应记住李文亮、方方,记住张文宏医生等一线医护人员的奉献和牺牲,我们也应记住,为报道疫情真相至今失去自由的人们——在武汉宣布封城后第一时间进入武汉报道的陈秋实,自年初2月6日失联至今,虽有媒体报道言其可能被“取保候审”送回青岛父母家中,但迄今未有朋友能联系上他,也未见其公开发言;武汉公民方斌也紧随其后失踪,至今杳无音讯;今年5月在武汉被捕的张展,则在上海面临起诉,并在浦东看守所里长期绝食抗议——他们所有的“罪行”,都只不过是说了真话。

国际范围内,虽在夏季疫情有所缓解,但北半球入冬以来,美国、欧洲等多地疫情再度大规模反弹!继英国首相约翰逊、美国总统川普之后,近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传出消息感染新冠病毒;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中旬出现在电视讲话里,眼含热泪恳请国民待在家中,遵循政府的防疫措施;英国因发现一种传播性更强的病毒新型变异,近日宣布伦敦等地调高防疫措施级别至最高级——“Stay in home. Save lives.”(待在家中,拯救生命!)多国宣布与英国航班和旅行禁令;美国继续在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上位居全球之首,比尔·盖茨最近接受CNN采访时说:“餐厅和酒吧可能还要关闭4-6个月。大约会在2021年夏天的时候生活才可以恢复正常。直到2022年初,如果我们不帮助其他国家消除疫情,美国全面接种疫苗,疫情还会反复。”看来2021年也不会是平静的一年。在“地球村”的时代,只要有一国未能有效控制疫情,疫情就很难最终控制。要战胜疫情,需要各国的通力合作。好在,年底各国疫苗终于研发出来,美国辉瑞和莫德纳两款疫苗已通过审批紧急投入使用,其他多国的疫苗也陆续上市。但愿新的一年里,疫情早日得到控制,还给大家正常、平静的生活。

关键词二:美国大选

一位气象学家曾说过:“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是为“蝴蝶效应”。美国“总统大选”的能量,显然更强于一只“蝴蝶”,因此在美国和世界各地引起震荡,也就不足为奇。然今次的美国“大选”,却出现前所未有的罕见风波,尤其在海内外的华人圈引发热议,甚至造成前所未有的撕裂!

平心而论,“大选”之前,我也支持川普,一则个人的思想理念倾向于共和党的政策,二则喜欢看川总继续“打怪”,如果我手里有选票,11月3日之前我会投票给川普。但随着大选的揭晓,川普的“愿赌不服输”至今拒绝承认败选,其表现完全象是个因家长没给买心爱玩具就撒泼打滚的孩子,心智之不成熟令人彻底失望!更令我失望的,是那些打了鸡血般的铁杆川普支持者们!我诧异地看到,一些昔日的“同道”,转身毫不容情地将“匕首”“投枪”掷向了贺卫方、张雪忠、浦志强们,痛斥这些精英知识分子们“都倒掉啦”“被收买啦”;一些号称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如今诅咒起他们曾经向往的国度和制度之“黑暗”“舞弊”“腐败透顶”“主流媒体、反对档、竞选另一方统统都是邪恶势力”来,不遑让胡吸金、周带鱼们;我更诧异地看到,瓷器国的大量川粉们给已经穷尽所有法律手段而未能翻盘的川普鼓气支招:“赶紧军管戒严!”“赶紧抓人(竞选对手)!”“摔杯为号,动手吧!”这其中有我的朋友,过去的“同道”,有30年前甘冒风险挺身而出公开反对北京“戒严”的人们,今天,面对美帝大选没有选出来他们中意的人,他们毫不犹豫地喊出了让心中的“红太阳”川普“军管戒严”来夺权,要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推翻民选结果。我不禁心中叹息:这世界究竟怎么啦?!

那些“非川不可”的坚定挺川者们,主流媒体告诉你们,没有大规模舞弊,你们不信,说西方主流媒体“集体堕落”啦;(前)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局长、(前)司法部长说大选安全,“没有证据显示大规模舞弊”,你们不信,说他们被“渗透”啦;州法院、联邦法院、最高法接连驳回和判输川普的一系列诉讼,你们不信,说法官包括大法官也被“收买”啦;“选举人团”已经投票表态,选出拜登为“当选总统”,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已经表示祝贺,你们不信,说麦康奈尔通过妻子跟某某勾连,还对网上“搞笑版”的“选举人团”深信不疑,四处传播“有两套选举人投票”的荒唐谣言,你们究竟怎样才肯相信大选合法、川普已经败选?Do you have a line?? 难道全世界只有川普是“白”的,代表了“正义”与“光明”,其他人全都是“黑”的,都沦陷于“华盛顿沼泽”甚或都被某大国“收买”?“川普不胜选,万古如长夜”?“天选之子”之类的“救世主”崇拜情结,岂非似曾相识?

一场疫情,变成了档国宣扬“全球水深火热,风景这边独好”的自我表彰的上好素材;一场美利坚大选,又变成了大国操弄舆论的绝佳机会,宣扬“美式民主穷途末路”、“美帝国主义一天天烂下去不可救药”,唯我朝代表了“先进文化”、“先进制度”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共同利益”!十几年前,当年我们还能在墙内探讨“公民维权元年”,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居然为了“灯塔”是不是要熄灭,需不需要“枪杆子”来拯救美利坚的民主、自由、公平与正义而争得面红耳赤!网络上强大的挺川大军,甚至不计其数隔洋呐喊着“军管”、“暴动”的人们,揭示了这国“民主化”前景之暗淡——多数人体现出的对民主、自由理念的理解与尊重“程序正义”和“民主规则”的素质,与现代文明社会依然相去甚远,内心里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强权崇拜与期待“救世主”情结!通往自由之路,依旧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愿120尘埃落定之后,这些朋友能多少有所反思吧!

关键词三:香港

在全球忙于应对疫情、疲于奔命之时,某个毫无信义的政权悍然撕毁了《中英联合公报》,将“国安法”在港落地,“五十年不变”言犹在耳,承诺期限未过半,香港却不可逆转地“沦陷”了——请原谅我使用这个令人心碎的词汇!当我看到,周姑娘当庭飙泪,当我看到,黎老英雄铁链缠身,被法警押解去法院受审时,我不禁潸然泪下!

犹记得30年前,当初我们遭难时,港人无分男女老幼,有钱出钱,有力出力;12年前的汶川地震,港人也是倾全城之力襄助!更早的60年代“大饥荒”岁月,港人“血浓于水”,对逃荒投奔香港的大陆手足同胞们施以援手。而今忍看昔日“东方明珠”,一朝繁华落尽,忍辱蒙尘,我们多年承受的苦难,如今年过七旬的黎智英老先生和89后出生的黄之锋、周庭、林朗彦等后辈们也在同样承受着,我们却只能无能为力地心痛、无奈着!

黎老英雄从年少时偷渡香港,到白手起家独闯天下,早已是功成名就的“人生赢家”,完全可携财富亲人离开港岛安享晚年,但他为回报香港曾经的自由带给他的一切,毅然留在危城;小黄、小周、小林这些年轻一代的精英,也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完全有机会在“国安法”落地之前离开,去追寻人生的新天地,但为了你们挚爱的此城此地,你们都放弃了选择个人自由,誓与香港共进退!一位七旬长者,三位花季少男少女,映衬出某个背信弃义政权的无耻嘴脸!他们无理、枉法的审判,只是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羞辱了自己!而你们生命中的高光时刻,你们抵抗强权的傲骨风范,必将载入青史,激励着无数热爱自由的人们砥砺奋进!你们是香港的英雄,当代的谭嗣同!

而“铁幕”下的此地,有着更多这样慷慨赴义的勇士,除前述提及数位为探寻武汉真相而一去踪迹杳然,尚有胡石根、秦永敏、陈西、王怡、许志永、丁家喜、任志强、孙大午、刘艳丽、耿潇男、鲁扬、杜斌……这个队列很长很长,无法尽述。他们一去经年,历经磨难。而吾辈却只可在耳语间悄悄传颂他们被遮蔽的英名。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这世界会好起来吗?疫情下的苦苦挣扎,撕裂与幻灭,左右互搏,“进步派”与“保守派”大战犹酣,似乎仍望不到尽头。愿灾难早日成为过去!愿你我平安,依然有梦,初心永驻,希望永存。

2020年圣诞于上海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