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预示中国即将到来的苦难和中共的覆灭

作者:张杰

近来,中国各个视频网站都在播放一部长达78集的电视剧《大秦赋》。如同《康熙大帝》和《雍正王朝》一样,它自然吸引了众多帝王粉的拥趸,但也引来众多网友的骂声。有网友评价道:《大秦赋》有三大特色,一是胡说胡编,蓄意歪曲,黑白颠倒,把专制君主说成老一辈革命家。二是对于历史事实极度扭曲,对真实人性极度背离。三是剧中充斥两类极端人物:一类是高大上的“大人物”,以秦始皇为代表。他常说一些“我将无我”的疯话,如自己统一六国,杀人盈野盈城,说成“不负人民”。另一种是奴颜婢膝的“贱民”。六国百姓面对秦人砍向他们的屠刀,不仅甘之如饴,还跪求吞并。比如,电视剧中有一个楚国老百姓,居然说:“我不要当楚民,愿成秦人。”有三个问题,我们一起思考一下:一是秦始皇统一六国真的伟光正吗?二是为什么现在要宣扬秦始皇?三是《大秦赋》预示着什么?

第一,秦始皇统一六国真的“伟光正”吗?

署名西塞罗的作者在文章《我为什么反感大秦赋》中指出:对历史知识的无知,对人性常识的无耻,对叙事逻辑的无能,这三种“难得”的品质成就了《大秦赋》。该剧居然是用推崇至极的口吻,去赞颂中国历史上最为残暴的朝代。

与西方史学家不同,中国的古代历史学者很少做严肃的数字计算,但东晋的皇甫谧在《帝王世纪》一书中,实在忍不住,给秦朝侵略战争的杀人数量做过一个粗略计算。按照皇甫谧的测算,秦国吞并六国的战争,使得天下人口折损了三分之二。如果这个数据是接近史实的,那么秦灭六国的历史,就是一场效率超过所有现代种族灭绝的大屠杀。而这个数据,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获得了现代史学的追认的,据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早前的估算:在战国初年时,中国人口数量应在2700-3000万之间,而到了西汉初年,登记在册的民众人口仅为1500万左右。经过一百多年的历史演进,中国人口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接近一半。

可见,秦帝国的崛起是一场人间浩劫,六国的百姓与士族被屠杀,秦国臣子和民众被奴役,甚至看似至高无上的皇帝本人,也因绝对的权力而扭曲变态,走向毁灭。

署名“秦楼红宇”的网友写道:秦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时期,或者说是中国文明进程的一个转折点。在秦之前,中国已比欧洲大陆更先一步进入封建社会,也有大量史实证明,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已经资木主义萌芽,出现工商业大量雇佣劳动力的情况。当时只需要出现一个弱势的王权,我们完全有可能开启工业化,从封建社会,率先进入资本主义社会。 但结果却截然相反,在商鞅变法之后,一个恶政的秦国崛起,将中国带向了集权的另一端,成了皇帝独揽大权的一种变态社会。自此,中国从封建社会,进入中央集权社会,同时也进入了文明演化的死胡同。在秦之前,东亚领先欧洲至少1000年步入封建社会,但在秦之后的2000多年,我们却始终处于周而复始的王朝更迭中,再没有任何进步,甚至是不断倒退。

第二,为什么现在要歌颂秦始皇?

作家“二大爷”在他的文章《认贼作父:国人为什么喜欢歌颂秦朝?》中指出,商鞅变法是世界史上最早也最成功的军国主义改革,秦国统一是中国历史的退步。

如果你比对一下商鞅变法后秦国和20世纪法西斯国家崛起和灭亡的历史,就会发现军国主义的内核,除了名字有所不同,其实操作的手法并无二致。"钳制思想、高度集权、内杀强民、外战强敌、举国为战、骤兴骤灭"是他们基本的规律。

在秦之后,长期的大一统集权历史,不仅消灭了贵族,也顺带消灭了立足于地方自治的贵族精神。让先秦时期中国人自由奔放、重义轻利的民族性丧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功利主义价值观和野蛮的丛林逻辑法则之上。这种对于赤裸裸的权力决定论的服从、美化甚至迷恋,使得中国人脱离了人之为人追求自由、平等、道义等可贵的正常价值观,把大一统当做不可置疑的政治正确。虽然大一统的时代生活可能更困苦、死掉的人可能更多。但在强权的迷幻下,主子的荣光俨然成了奴隶的追求,谁最终干掉了对手,抢到了天下,谁就代表正义和方向,不管他是泗水亭的流氓、皇觉寺的和尚。

我的看法是,中共崇拜秦始皇符合其极权主义本性。毛泽东自认是秦始皇的继承人,甚至认为自己超越了秦始皇,是秦始皇加马克思的合体。1973年,毛泽东在给郭沫若的《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中写道: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件要商量。祖龙魂死业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习近平作为深度毛粉和红卫兵自然是秦始皇的忠诚粉丝。《大秦赋》演绎的秦国统一六国是中共为将来武统台湾做舆论铺垫和洗脑宣传。

第三,《大秦赋》的寓意:灾难和毁灭

秦朝和秦始皇是将中国拖入帝制死循环的罪魁祸首。就算不考虑它对中国文明进程的破坏,秦朝自身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暴政王朝。既始于暴政,也终于暴政。二世而亡,仅仅存活了14年。秦始皇死的时候也是惨不忍睹,尸体发臭,长蛆,靠咸鱼来掩盖气味,而他的爱子扶苏,也因权力斗争被赐毒而亡。所以,秦并非只灭六国,而是七国,它最终连自己也灭亡了。但就是这样一个残暴的政权居然会得到中共的顶礼膜拜,可见物以类聚,鸟以群分。但我看待《大秦赋》并不仅仅是鄙视,而是认为它是个预言,那就是灾难与毁灭。说灾难自然是指老百姓,说毁灭自然是指中共政权。对老百姓有哪些苦难呢?

东方翰在他的文章《秦始皇:高潮与毁灭》中指出:一是“焚书坑儒”,对中原文化造成大破坏。“燔诗书而明法令”出自于商鞅,恶名却主要由秦始皇承担了。公元前213年秦始皇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对不属于博士馆的藏书,民间私藏的百家语限期交出烧毁。只留下医药、占卜、种植之类的技术书籍。百姓有敢谈论《诗》《书》的处死,以古非今的灭族。禁止开办私学,想学习就到官办学校,拿法律当课本,以官吏为老师。根据收缴法令,在不到30天的时间里,前秦的古典文献统统付之一炬。转年,又将私下非议皇帝的儒生和术士460多人,在咸阳城外坑杀。“焚书坑儒”对整个华夏文化造成一次沉重的打击。正如费正清所说:“秦时中国哲学出现了断层,而春秋战国时期哲学思想的力度和丰富性,在中国历史上也就几乎成为绝响了”。

二是加重赋敛,大事兴作,将广大农民抛入了苦难的深渊。按《汉书•食货志》上的说法,秦朝赋税已经提高到单位收成的三分之二,即使扣除生产率提高的因素,留给农民的剩余产品也已严重不足,危及到农民的生产生活。徭役和兵役又强加在“无立锥之地”的苦寒人口身上,使不少人失去了最后的生存条件。而征调的广泛又是史无前例的,营建阿房宫、修建骊山始皇陵动用70万人,北筑长城约50万人,防备匈奴30万人,屯戍岭南50万人。至于为官府和军队运输物资粮草,修建四通八达的驰道,来往于道路的就更不计其数。有人计算过秦人服役的总数要超过200万。

东方翰指出,秦的统一并没有带来人们企盼的和平稳定。血腥的统治充分暴露了这个政权的豺狼本性,诸侯混战时它还掩盖在图存求强正当性的杂乱事实之下,并且因为有所回报让人心存希冀,现在则露骨地指向了驯服的国民。利益回馈的渠道也已经萎缩,对外征战虽然还保持着零星的几处,但是这些远山远水的攻伐,除了满足人力消耗和帝王野心之外,已经毫无经济效益可言,疯狂的盘剥却一步步将人民推向死亡的边缘和生不如死的境地。统治集团在实现外部目标以后,也失去了精神上的一致,转而为利益争夺而相互倾轧。秦始皇时还只是对智囊集团的儒生和方士等边缘人群动手术,二世时期则落到了李斯、蒙恬这些文武大臣,和公子扶苏等皇室宗族身上,最后始作俑者胡亥和赵高也恶有恶报,付出了卿卿性命。百姓气衰力竭无以复加,大量死亡于饥寒、劳疾和迫害,“僵尸千里,流血顷亩”,造成“离心瓦解,欲为乱者,十家而七”的局面。再也无法苟活下去的农民只能铤而走险,或亡命川泽,或啸聚山林,或与刑徒、奴隶纠合为乱,就连基层公务员沛县泗水亭长刘邦,也在执行押解任务的途中伙同看管的犯人一起逃亡到邙、砀山中。秦朝从此陷入风雨飘摇,走向穷途末路。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大秦赋》连续剧的制作明显是配合中共武统台湾进行洗脑宣传和讨好习近平对秦始皇的个人喜好。这反映出习近平政权的反人类本质,也预示着中国民众将进一步遭受苦难。如对文化的禁锢,对民主自由思想的打压以及对民众经济利益上的盘剥。但《大秦赋》也预示了中共集团的毁灭。秦朝因暴虐而被人民推翻,仅仅存在14年就灭亡了。中共正在重蹈秦朝的覆辙,习近平也正在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